我有一个愿望:成为洛扎的荣誉公民

作者:张学军  2009年07月24日 9:54 
第三批援藏干部 张学军
 

初上西藏

以前从未听说过“洛扎”这个名字,更不曾想到,今生今世,我因援藏而与“洛扎”有这样千丝万缕的联系。转眼间,一年半过去了,如今,洛扎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对于我来说,是那样的熟悉,那样的亲切。

2007年7月底,出发前,妈妈发现了我在培训期间关于预防和治疗高原疾病的书,哭着对我说:“学军,咱不去了行不行?那么多要命的病,万一……”妈妈说不下去了,我本已坚定的心里产生了些许不安,妈妈的心我是理解的,想当年考大学少小离家,不过是儿行千里母担忧,而这次的意义绝不仅仅如此。我竭力按捺住内心的涌动,平静地对妈妈说:“妈,放心好了,那么多人上高原都没事,您儿子就会有事?何况我体检没问题,现代医疗技术又这么好,高原并非人们想象的那样令人恐惧。只要您和爸身体健健康康的,儿在那边安心工作,比什么都强”。妈妈知道拗不过我,没再说什么。就这样,我来到了西藏。

贡嘎机场一下飞机,我便迫不及待地环顾四周,第一次望见如此纯净、蓝宝石般的湛蓝天空,第一次见到仿若触手可及、白得耀眼的簇簇云朵,山的伟岸,水的澄碧,目光所及,无不在撩拨着我的好奇心。旋即,我们又被西藏人民的热情所淹没:献哈达、敬切玛、跳朗玛……我在做梦吗?我陶醉其中,被这一切所融化、所吞噬。

第二批援藏干部李国伟、张岂凡第一时间赶到我们驻地,山南地区及县里领导也相继前来探望我和毛加旺,几天后,以集团党组成员、纪检组长、直属党委书记柳丁为团长的代表团一行前来西藏,慰问两批援藏干部,带来了集团的温暖。柳书记不仅鼓励我们坚定在藏信心,而且在西藏有限的时间内,深入到援藏工作第一线了解情况,疏通渠道,与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张庆黎亲切会见,尽一切可能帮助我们解决工作上和生活中的问题。柳书记还叮嘱我们,初来乍到,做事不要急,要循序渐进,有步骤、有计划地开展工作,以实现两批援藏干部的平稳过渡。柳书记一行的到来,深刻体现出集团领导对援藏工作的大力支持,以及对援藏干部的体贴关心,对于我们刚到西藏工作的同志来讲,无疑是一粒定心丸,给予我们以巨大的鼓舞与鞭策。

县里的欢迎仪式是隆重而热烈的,看到那么多人真诚而期盼的目光,听到略显生涩、简单而淳朴的话语,我们无不为之动容。此后,我的兴奋一次次被感动所取代,有多少次感动已经数不胜数,每次都冲击到我的灵魂深处,令我警醒,催我奋发。

国伟、岂凡告别洛扎县的那天早晨,天灰蒙蒙的,为当时的气氛又增添了几分凝重。县里送行的群众为他们献上洁白的哈达,我眼前弥漫着一片飘动的白色,他俩没说什么,此刻的语言显得如此乏力,一上车,两人迅速戴上早已准备好的墨镜。

县城距离拉萨310公里,其中从洛扎到浪卡子县有130公里坑洼不平、十分颠簸的土石路,要翻两座高山,其中两县交界的蒙达拉山口地图标志海拔5379米,而我们实际测量则高达5406米。仅这段路,正常开车就要走行三个半小时,全程时间约七个半小时。雨季到来,雨、雪、冰雹交加,泥石流频发,道路泥泞不堪,车辆侧滑严重,路上被来往车辆碾轧出来的两道深槽积满了水,再高的车辆底盘也不时蹭底。途中没有移动基站,只有到接近浪卡子县城的打隆镇才有短暂的信号,中途车辆如遇情况,不是自救,就是要等很长时间才来一辆的其他车辆救援。

我和国伟的通话是在他抵达浪卡子县吃午饭的时间。国伟说,他们两人一天前商量好,县里送行时,不能哭,但车一启动,他们就几乎哭了一路,听车里放的西藏歌曲,边唱边哭。没出县,就被早已在路边守候多时的群众“拦”过几次,献哈达,敬酒。他们约好,在蒙达拉山口向洛扎道别,说三声“洛扎再见”,而当喊出第二声后,便再也喊不下去……一路上,他们见到沿途卖蘑菇的就停下车来把蘑菇全部买下,明明知道蘑菇不宜保存,即使带到北京也会烂掉,但他们想最后一次为当地老百姓哪怕做一点点贡献也觉得心安。电话中,我们两人多次泣不成声。国伟、岂凡走后不久,援藏项目县艺术团宿舍竣工交付使用,我接通国伟电话,县艺术团的演员对着电话唱出他们心中的歌,电话那边,国伟说不出话,只能给我发来短信,我给大家念短信中“我想念他们”时,竟数次念不下去。当时的心情,只能用“幸福”二字来形容。

工作篇
兴洛扎经济
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很快我和加旺就进入角色开展工作。集团的援藏工作自2002年启动以来,到目前为止,共有三批援藏干部相继投身到洛扎县工作,执行援藏项目实施,至2008年底,涉及援藏资金及物资合计2860万元,项目40项。如果说第一批援藏干部王跃、白恩瑜面临的援藏工作是启动和探索,第二批援藏干部的工作是修正和发展,那么在他们前两批援藏干部所打下的良好基础上,第三批援藏干部的工作就是巩固与提高。

起初,通过国伟二人对过去工作的情况介绍,同时我们阅读前期文件和走访摸底,掌握第一手资料,使援藏工作在上批工作基础上不停顿,节奏不放缓,遇到问题不盲动,首先了解熟悉情况,听取上批援藏干部意见和建议,进行综合分析,再提出解决方案。

作为第三批援藏干部,我们怀着“兴洛扎经济、富洛扎人民、保洛扎平安”的赤诚之心援助洛扎。我们牢记胡锦涛总书记的重要指示:“援藏项目应突出改善农牧区生产生活条件,改善农牧民生活这个重点”,也不忘集团领导的重托:“不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中粮集团一定要尽心尽力地把援藏工作做好。只有圆满地完成这一历史使命,才能有力地促进西藏经济社会的健康、和谐发展,从而保障西藏的稳定和维护祖国的统一。”针对洛扎县的实际情况,结合集团的援助力度,确定了集团援藏工作的总体思路,概括起来三句话:一、援藏工作应向农牧区倾斜,向农牧项目倾斜,创造条件帮助农牧民拓宽增收渠道,增加现金收入;二、高度重视智力援藏项目,积极帮助洛扎各阶层干部群众解放思想、转变观念,冲破自然环境和传统意识造成的思想封闭和思维束缚;三、扶持培育当地重点产业的发展,设立一批“造血”型项目,发挥其示范和拉动作用,以期实现援藏资金使用效率最大化。2008年,我们又进一步丰富和完善了援藏工作思路,即“三二一”原则:

“三种项目”:援藏资金尽最大限度地投入到上述“支持农牧”、“智力援藏”和“‘造血’型项目”,尽量贴近农牧区、农牧民和农牧业,贴近老百姓。

“两个不”:援藏资金投入到“向国家争取不到”、“靠自己解决不了”的项目。
“一个杜绝”:杜绝“先斩后奏”。所有援藏项目,必须经过事前可行性分析,对远期效益做出明确判断,以公开、公平、公正为原则,在充分商议的前提下再立项,事中监督,事后追踪结果。杜绝事先事情做完,然后向援藏资金报销的“马后炮”行为。

八年来,援藏项目在洛扎县拔地而起,开花结果。第一、二批援助的县城大礼堂、教育基金楼、高圣酒业公司、艺术团宿舍楼、县会议中心、中粮集团种养殖示范基地、林业局多功能育苗温室、边巴乡农副产品加工中心、职工周转楼等项目正日益发挥其应有的经济和社会效益。

富洛扎人民
2007年,我们对县医院进行了多次长时间细致考察,洛扎县人民医院承担着全县1.8万农牧民的医疗、预防、保健任务,于2006年10月被定为一级甲等医院。由于县城离拉萨、山南距离远、路况差,单程距离需要开车走行七到八个小时,医疗卫生条件滞后,医疗手段相对欠缺,医院业务收入低,长期陷于亏损局面,医院技术人员严重不足。医务人员水平低,能力和素质有待提高,我们走访时看到,县医院仅能完成小骨折和阑尾手术,甚至由于技术制约,一些稍有难度的产科手术都难以完成,如遇急危重病人,加上县里不时停水停电,后果不堪设想。

经过与县主管领导和县医院领导多次反复磋商,参照以往援建县教育基金楼的做法,一层门面出租,二层做招待所及会议室等使用,收入主要用于改善医疗设备和办公条件、支付学习进修培训资金、奖励技术上有突出贡献人员以及用于乡镇卫生院设备改善和乡镇卫生人员的待遇补贴等。该工程已于2008年9月完工并投入使用,年出租收入8万余元,可明显扭转医院亏损局面,对稳定医疗队伍、改善医疗设施、提高医疗水平发挥了重要作用。

另外,我们还以山南地区教体局和中粮援藏各承担50%建设资金,跨年度施工的方式,为县里修建洛扎县幼儿园。洛扎县的九年义务教育工作一直走在全区前列,但是学前教育工作却不容乐观,县里虽然有一个机关幼儿班,但39个幼儿是在政府大院借的一间破旧房子里上课,不利于幼儿智力和身体的发育,而这个幼儿班,现只能接收机关干部孩子入托。幼儿园建成后,将结束洛扎县没有幼儿园的历史,同时使附近农村,乃至全县的幼儿也享有学前教育的良好环境。建成后,幼儿园将可容纳约100名孩子入托。

2008年还跨年度修建扎日乡粮油加工厂。扎日乡是援藏工作队的联系点,我们经常走访,该乡在全县海拔最高,人口最多、人均收入最低、自然灾害最频繁,该乡的主要资源是油菜,年油菜籽产量约50万斤,扎日乡的清油远近闻名,但是到目前为止,扎日乡还没有一个像样的粮油加工厂,原有的传统作坊远远不能满足粮油加工的需要。而蒙达糌粑也在当地小有名气,粮油加工厂还可将青稞加工成糌粑以满足市场需求。另外,粮油加工厂还进行饲料加工和羊毛加工。粮油加工厂的建成,对该乡的经济拉动效应明显,形成该乡的支柱产业,同时促进农牧民增收和提高就业水平。
几年来的援藏温室大棚建设使我们摸索出了一条既成熟又成功的经验,2008年,解决了县中学和乡镇完小大棚建设问题。由于学校师生存在吃菜难问题,学生一日三餐都以土豆为主要蔬菜,菜品单一造成了学生营养不良、体质差等问题,影响了青少年儿童的正常发育。2007年,我们专门到县中学和各乡镇完小实地考察,听取县教体局、各乡镇及各校领导老师意见建议,从选址、规模、管理等各方面逐一落实,全面统筹规划。除拉郊乡因土地面积所限不能建设外,共建7处蔬菜温室大棚,此举一改学校师生吃菜难问题,并进一步支持了县教育事业的发展,可谓一举多得。2008年11月,我们还对中粮集团种养殖示范基地进行了大胆的承包制改革,产生了一举多得的效果。

我们协助县农牧局种牛种羊改良工作,优化牛羊品种,一方面使县牧业水平得到提高,另一方面增加牧民养殖积极性。为农牧局提供资金购买优质青稞种子和发放种植优质油菜补贴,提高了青稞和油菜产量。

在促进旅游产业发展方面,我们根据洛扎特点,把洛扎旅游定义为:“边境生态探险游”,扬长避短,针对洛扎交通问题,开发都市青年的“深度探索游”。我们适时与县委、人大、政府领导商讨发展洛扎旅游经济的举措,洛扎县于2008年召开了旅游产业发展大会,把洛扎旅游定义为:“世外桃源,秘境洛扎”。与此同时,我们和内地联系,建立洛扎县政府网站,另外,在洛扎县与浪卡子县交界处蒙达拉山口修建观景平台和观景石,此举得到集团领导的大力支持,宁高宁董事长为观景石亲笔题词。如今,观景石已经矗立在蒙达拉山口,成为人们进入洛扎县所见到的第一个标志性景点。

在支持基层党建方面,我们逐次分批地解决问题最严重的村小组活动场所问题。在下乡调研中我们发现,全县共有村民小组101个,大部分村小组活动场所是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由当地群众义务投工投劳修建的石木结构建筑,大多已成危房,无法正常使用。特别是洛扎镇贡祖居委会3组等4处活动场所问题最为严重。而农村基层党组织是党在农牧区工作的领导核心和战斗堡垒,是党联系农牧民群众的桥梁和纽带。村小组活动场所在政策宣传、党员管理教育、村民议事等工作中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我们实地考察发现,贡祖居委会3组的活动场所由于当时靠山修建,因此地下水直接渗入建筑物,墙体多处裂缝,横梁断裂,存在倒塌危险,到雨季更无法使用。于是我们另行选址,为该村小组新建砖混结构活动场所,从而彻底解决了该小组活动场所问题。可以使该小组正常开展工作,及时组织召开村民会议、村民代表会议及其他会议,开展“三会一课”、民主评议党员等党内活动,使党的方针政策能够及时得到贯彻落实,促进当地各项工作沿着正规化轨道迈进。

我们还逐次分批为各乡镇购置装载机,大大解决了县乡道路常年因泥石流等地质灾害而造成的路况差甚至断路的难题,从而使各乡镇不再因路难修、地难平而困扰,减轻洛扎县“自然灾害博物馆”对生产生活造成的影响。同时解决乡镇石料装载运输等问题,解决了部分农牧民就业问题。

在智力援藏方面,我们不定期组织县里干部,特别是乡镇干部到内地参观学习,学习内地先进管理经验,增长见识,开阔眼界。会同县农牧局一起举办蔬菜种植讲座,让从内地请来的种养殖专家在蔬菜大棚现场对藏族蔬菜种植户传授蔬菜种植技术,普及推广科学种菜知识,学员纷纷表示受益匪浅,这样,种养殖示范基地真正起到了示范带动作用,促进了全县蔬菜种植业的发展。我们教县里干部如何编辑使用投影演示,使县里结束了没有投影演示的历史。2008年5月和7月,我们利用在集团所学,为全县科以上干部讲授“行动学习法”和“5S管理系统”,在县里产生了非常大的反响。由于大家第一次接触情景式教学,开始有些摸不着头脑,觉得很新鲜,经过学习,大家普遍反映,“行动学习法”能够拓宽思路,是非常有效的解决问题工具,“5S管理系统”能够解决现实管理问题,培养严谨工作作风,在今后的工作中都可以长期运用,对于改进工作方法、改善工作环境、提高工作效率大有裨益。

在常年性的工作中,为县中学提供资金开设藏画班,资金支持县里十几个部门上网、奖励县乡完小升入内地中学的学生班主任、支持26个村委会、7座寺庙、6所完小和101个村民小组订阅藏文版的《西藏日报》和《山南报》报刊等。

保洛扎平安
众所周知,2008年可谓多事之秋,而对于在西藏工作的同志,更是经历了一场又一场严峻的考验。拉萨“3·14”事件、“5·12”汶川特大地震的影响、西藏地震和雪灾等等一系列事件的发生,自始至终贯穿了2008年整个援藏工作全过程。

作为高寒边境县的援藏干部,我们深知援藏工作不仅仅是促进受援县的经济发展,同时也肩负着维护祖国统一和稳定的光荣使命。拉萨“3·14”打、砸、抢、烧严重暴力事件发生伊始,西藏尚处于紧急状态,我们不顾个人安危,在第一时间返回援藏工作岗位,战斗在反对分裂、维护稳定的第一线。柳书记等各级领导、人力资源部、党群工作部等相关部门得知情况后,立即与我们取得联系,随时掌握情况,密切关注援藏工作动态,进一步加大对援藏工作的管理力度,投入更多精力关心援藏干部工作和生活,确保维稳定、促发展两不误。集团用最快的速度,在第一时间将援藏资金足额拨付到位,确保了2008年援藏项目的顺利实施,并因此受到山南地委的表扬。

由于洛扎县通往不丹的季节性边境通道有24条之多,回到县里的第二天,我们便前往不丹边境色乡麦拉嘎俊拉边防哨卡检查边境管控情况,后来又到边境乡拉郊乡检查边境工作;到边境寺庙赛卡古托寺、拉隆寺等了解寺庙处突维稳工作,全面掌握寺庙动态,做僧尼的思想教育工作,引导广大僧尼树立爱国爱教意识,提高政治觉悟,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前往武装部、边防大队、武警中队慰问解放军、边防官兵和武警战士,送去援藏工作队的慰问品,鼓励战士们戍边卫国,再立新功;在“萨嘎达瓦节”、“雪顿节”、“望果节”等节日期间,及时召开会议,安排维稳工作,有效防止和减少信教群众到外地参加佛事活动,并进一步落实边境封堵措施。

2008年4月中旬,我们参加了国资委系统“反对分裂、维护稳定、促进发展”座谈会,会上,我们汇报了洛扎县维稳和援藏工作情况。自治区组织部副部长、援藏总领队许鹏同志充分肯定了中粮集团对洛扎县的援藏工作。

在洛扎县召开的“在全县党员干部中认真开展‘反对分裂、维护稳定、促进发展’主题教育活动动员大会”上,我们以“3·14”事件为现实教材,用新旧西藏的鲜明对比,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西藏的新发展、新变化、新生活教育党员干部,使他们真正懂得“团结稳定是福、分裂动乱是祸”的道理。

2008年,西藏还经历了日喀则地区地震、当雄县地震、10月27日西藏有气象记录以来的最大雪灾等自然灾害。面对上述事件和自然灾害,集团都给援藏干部以最大的关心与支持。特别是雪灾,洛扎县是西藏5个重灾县之一,柳书记和各级领导得知消息后,予以高度重视,在第一时间伸出援助之手,中土畜总公司雪莲股份公司立即行动,在短时间内准备出价值100万元共计3100件羽绒服,给洛扎县受灾群众送温暖、献爱心。柳丁书记、中土畜总公司姜华书记、徐尚风副总经理等出席了在京举行的捐赠仪式。如今,全部救灾物资已发放到灾民手中,此举更加贴近了中粮集团与洛扎县的血肉联系,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

与之相对应的是5月12日,四川汶川地区发生8.0级特大地震,作为2007年人均年收入才2891元的西藏高寒边境县,洛扎县的干部群众从上到下,发扬抗震救灾、众志成城的精神,积极捐款,作为援藏干部,我们更意识到这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不仅带头捐款和缴纳特殊党费,而且在5月19日,由我们组织的哀悼日活动在极短的时间内准备就绪并顺利进行,据统计,全县共计捐款和缴纳特殊党费达50余万元。这一行动,集中体现了洛扎县人民的极大爱心和扶危济困热情,掀起了全县上下爱国主义热潮。

生活篇
享受藏民清澈见底的目光
促使我们热爱洛扎、心甘情愿、全身心为洛扎作出奉献的情怀是由无数次感动累积而成的。记得一次,在全县干部大会上我说,估且不谈工作上的事,大家看一看面前坐着的同志来县城一趟,边巴乡的干部从乡里过来有110公里路程,要开一天的车才能到达,沿途几乎全是一侧悬崖峭壁,另一侧是深不见底的山谷,路又很窄,如遇对面来车,其中一辆必须倒车才能错车;拉郊乡的干部过来,也要走一段几乎九十度、落差近千米的垂直干砌石路段,车辆很容易打滑失控,更不用说经常发生的泥石流、滚石塌方等自然灾害;其他乡镇的道路也不比这两个乡好多少,实际上每次到县里开会,你们都是冒着生命危险,我们有何理由不关心你们、体贴你们,替你们着想?

在西藏工作和生活,少了很多在城市里很容易出现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十分单纯而坦诚。无论在街上走,还是坐车在路上,不管熟悉还是陌生,藏族同胞或伸出舌头以表尊敬,或向你挥手,脸上永远洋溢着阳光般的灿烂笑意,好像目光都是清晰见底的。他们的笑在古铜色的皮肤映衬下,两排洁白的牙齿总在冲击着我的视觉和心灵。不知有多少次,我们的车走在土路上,一个或几个小孩扬起稚嫩的小手冲着我们的车敬礼。有几次去往拉康镇的悬崖小路上,都能遇到一个五六岁大的放羊娃,当他对车敬礼时,我在反光镜中看到小男孩被车卷起的尘土淹没了,心里十分难受。后来再遇到这种情况,我们将车速慢下来,尽量减少车辆卷起的尘土。不久后县里开会时,我特意提及此事,要求大家注意,并友善还礼。

在洛扎搞“发明”
在洛扎工作一年半来,我对洛扎,乃至对西藏的认知是由不懂到懂,由模糊到清晰的过程。其中也有很多因为不了解情况而闹出的笑话。来之前,我在网上遍搜有关洛扎的信息,安徽地质勘探队几年前来洛扎,除觉得洛扎的的确确是“自然灾害博物馆”外,到县城所在地,发现对外联络只有一部电话,生活条件极其艰苦。我给国伟打电话,问到洛扎是不是要带洗脸盆,他哈哈大笑,来洛扎后才发现,这里的基本生活条件全能满足,而我当时带的行李一应俱全,包括所有日常生活用品和应急用品,现在我的这个问题已经成为县里的笑谈。

县里的日常用水是山上的高山融水,水质清冽,堪比矿泉水,但水中杂质甚多,现在我已经养成了习惯,刷牙前,先把较为“污浊”的水放足,然后接水,接着像欣赏艺术品一样,看着水逆时针旋转,把水中的杂草、小虫、细沙慢慢沉淀下去,再吹掉表面沉不下去的漂浮物,然后迅速呷一口水漱口,而洗脸洗澡也就眼不见心不烦了。到目前尚未遇到过上批援藏人员出现的情况:一只青蛙从水龙头中蹦出,但确实多次碰到一股泥浆从水管中涌出,幸好没像张岂凡那样,洗澡时被漆黑的泥浆裹遍全身。

西藏气候造成昼夜温差大,甚至阳光中和树荫下的温差也十分明显。无论春夏秋冬,在宿舍坐几分钟就会感觉寒冷,即使夏天也要穿上毛衣,冬天更不用说,点上电暖气,身穿三保暖、棉外套也时常被冻得瑟瑟发抖,手脚只有在晚上捂两床棉被才逐渐变暖。

县里的业余生活较为单调,六点半下班后就不知所措。吃完饭,可以到“西郊”转一转,所谓的“西郊”,也不过几百米的路程。县城仅一条街,抽一根烟的工夫可以从东走到西。县城南北各一条山脉,北侧山脚是日夜流淌的洛扎雄曲,县里人打趣地说,喝醉酒都不怕倒下,因为南北都有山依靠。县里常年刮着东风,不分季节,只分风力大小。每天太阳出现两次,第一次太阳从东侧朵宗遗址升起,第二次是太阳绕过南边山头,再从西边出现。我们想方设法安排自己的业余时间,上网、看书,天气好的时候,也能和县里的小伙子们拼一把篮球,或到县中学玩一回高尔夫,当然,打不了几次,球就飞到山上或田地里找不见。

在西藏的饮食以川菜为主,无菜不辣。至于西藏当地饮食,我们也已习惯并喜欢,如酥油茶、糌粑、蒸土豆、清煮牛羊肉、风干生牦牛肉、奶渣等。

世外桃源,秘境洛扎
再说一下不能不提的西藏风光。一直以来,山南作为藏民族的发祥地和藏文化的摇篮,在西藏历史进程中占有重要的地位。而洛扎不论自然还是人文景观以及宗教历史,在藏区都独具特色。山南地区最高峰:库拉岗日神山,酷似珠峰及冈仁波齐神山、可以乱真的蒙达拉山,朱措白玛林等湖泊星罗棋布。春天,彩虹沟的杜鹃花漫山遍野;夏季,各种不知名的小花竞相绽放,争奇斗艳;秋季,更是五颜六色妆点山川,洛扎变成名副其实的大自然调色板;冬天,雪山、冰瀑随处可见。

洛扎因峡谷众多,其风光堪称一绝,有的壁立千仞,有的幽深秀丽。从蒙达拉山麓开始,公路沿着崎岖的洛扎雄曲,峡谷成不同的姿势蜿蜒前行,谷地的河水也随着地势时而舒缓,时而汹涌澎湃,浊浪滔天。在幽深的峡谷里,有数不胜数的高山飞瀑跌落,藏野驴、黄羊随处可见,小熊猫、猕猴、黑熊、雪豹时有可寻,更不用说藏马鸡、獐子等常见的野生动物了。山野乡村炊烟袅袅,果香阵阵,鸡犬相闻,这里是真正的世外桃源。

在洛扎县境,随处可见吐蕃甚至更早时期的碉楼、古建筑群散布在山野间,洛扎县的古建筑群完全可与轰动世界的号称“千碉之国”的四川丹巴县古碉楼相媲美。洛扎县城的朵宗遗址、边巴乡的杰顿珠宗遗址、吉堆千年古墓群、得乌穷和门当千年古崖刻等古迹遍布全县。

洛扎县有六大著名寺庙,分别为嘎举派(白教)的卓瓦隆寺、赛卡古托寺和卓瓦寺,宁玛派(红教)的卡久寺和拉隆寺,格鲁派(黄教)的提吉寺。

洛扎还有令人向往的拉普温泉,能够治疗多种疾病。

洛扎境内雪山草原、林海幽谷、神山圣水、古墓石刻、藏传佛教等丰富的自然与人文景观构筑了一道雄浑亮丽的高原风景线。

浮光掠影地介绍洛扎,短短的这些文字很难概括洛扎全貌。而西藏其他地区的风土人情也不乏令人震撼之处,其苍凉悲壮之美难以形容。纳木措的壮阔、羊卓雍措的灵秀、普莫雍措的沉静,多次打动我的心灵。每次进出洛扎,都要经过海拔5010米的普莫雍措。坐在人际罕至的湖边,夏秋掬一口清冽甘甜的湖水,倾听阵阵涛声;冬春抚摸岸边一人多高的冰墙,聆听冰层挤压爆裂轰响,遥望远处连绵的雪山,感觉自己已和大自然完完全全融为一体,全身心被涤荡净尽。

申请成为洛扎的荣誉公民
时光如梭,一转眼,一半时间过去了。虽然西藏的地质气象条件较内地恶劣,虽然在西藏工作和生活条件相对艰苦,在下乡过程中,经常遇到泥石流塌方等危险阻隔,但我们本着对工作高度的责任感和为洛扎县做好事情的一片赤诚,面对洛扎特殊的自然和社会环境,视洛扎为第二故乡,继承和发扬“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忍耐、特别能团结、特别能奉献”的老西藏精神,努力克服困难,淡化“援藏干部”意识,强化“在藏干部”观念,辛勤而又富有创造性地开展工作,在实践中培育自己“朴朴实实做儿女,认认真真干工作,缺氧不能缺精神,艰苦不能降标准”的援藏干部精神,在西藏工作的三年中,不辱使命,圆满完成集团交给我们的工作任务。

曾记得,我刚到洛扎,在县里的欢迎会上对大家说,如果我在这里的三年工作还算合格,请求在临走时,能获得一个“洛扎荣誉公民”称号,那将是我莫大的荣幸。因为我热爱这片土地,热爱这里的父老乡亲。夜晚,仰望满天耀眼星斗,浩瀚银河似乎在与我交流;蒙达拉山口,猎猎作响的经幡像是在替我诉说着对洛扎的无限情愫,我的思绪,随着那经幡,迎风飞扬……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