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民列举央视十大烦心事

http://www.mellnet.com    2006年08月12日 9:33    
来源: 信息时报   继《信息时报》爆出“网友建议央视改名中国国家电视台”的消息之后,央视可谓是烦心儿事一件接着一件:《新闻联播》“换人夭折”到2007年春晚导演惹非议,《梦想中国》身陷“毒舌门”到黄健翔世界杯解说词风波,“青歌赛”毁誉参半到中央一、二套与艺术人生深陷商标抢注尴尬境地……现在,历经转型阵痛的央视更是命运多舛,成为网友们狂轰乱炸的首选目标。前天,网民十三虎在抛出“央视十大烦心郁闷窝脖儿事”,“阿拉门”更是在博客中列举中央电视台十大罪状,再次把央视推到网络口水战的风口浪尖……   烦心事之①:深陷商标抢注漩涡   7月31日,网上爆出福建长乐市李先生已经申请“中央一套”商标注册的消息,涉及商品包括子宫帽、避孕套、非化学避孕用具等10种。紧接着8月,再爆出南京王先生将中央二套抢注为内衣商标,而且还为自己申请注册的“中央二套”内衣商标设计广告词:中央二套,美人衣靠。一时之间,央视电视频道名称频繁遭遇商标抢注的困挠,搞得央视不知如何应对,尴尬不已。   烦心事之②:春节晚会渐成鸡肋   如今,春晚在百姓心目中业已成了“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而每年春晚有“三个确定”让央视甚为头痛,即??导演的确定、节目的确定,演员的确定。近些年来,央视春节晚会被观众戏谑地称作是“老太太过年,一年不如一年”。好的作品选不上,残次节目充斥晚会,弄得百姓骂声不绝,艺人怨声载道。曾经最早搞笑小品演员陈佩斯抨击春晚说:“它已经变成了一个名利场,一个权钱交易的地方”。而就央视而言,春晚不办不是,办也不是,央视自认为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儿,“春晚”这个烫手的山芋让央视脑筋伤透、心烦难诉。   烦心事之③:消极对待恶搞之风   今年青歌赛开赛前,央视“青歌赛”组委会曾邀请北京主流媒体出席第12届青年歌手大赛的策划座谈会,并在会上播放署名“胡倒戈”的网友制作的短片《闪闪的红星之潘冬子参赛记》。虽然,《闪闪的红星》出品方八一电影制片厂发出声明,称该短片恶搞红色经典,严厉谴责“恶搞”行为,而“青歌赛”组委会却在媒体面前播放,被网民认为是对恶搞的纵容。事后,央视表示将和八一厂一同坚决抵制恶搞,但其轻缓暖昧的态度,让人觉得有消极对待之感。网友评论说要论恶搞,央视堪称前辈,从曾在网上盛传的“改革在十月”可谓开了恶搞之先河。央视因此背上“屈从媚俗滑向堕落”的骂名。   烦心事之④:新闻联播换脸流产   长期以来,央视《新闻联播》一直保持着邢质斌、罗京等“老面孔”。6月5日,在央视新闻频道改版第一天,《世界周刊》主持康辉与《国际时讯》的主持李梓萌首次登上《新闻联播》主播台,但奇怪的是,6月6日的《新闻联播》中,观众依旧看到邢质斌的“老”脸,主要原因是李梓萌在播报一起灾难事件时,面露微笑表情,与内容相背的表现遭到网友质疑,《新闻联播》“换人改革”因此流产,让央视对《新闻联播》更换新人的信心备感底气不足,心烦哮喘自是难免。   烦心事之⑤:节目被指东施效颦   “砖客联盟”精英之一阿拉门板儿油质疑央视为保住行业老大的面子与地位,不惜通过行政手段,借广电总局的文件对某些强势地方卫星台进行批评甚至压制、缩少其发展空间,经常摆出“老大”架势,动不动给人家戴高帽,难逃“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嫌疑。最突出的例子就是对湖南卫视《超级女声》等节目进行挤压,而在批评他人的同时自己却“东施效颦”,推出《梦想中国》节目,曾一度让央视甚是头痛,大失面子。   烦心事之⑥:节目搞学者明星化   在“2006青年歌手大奖赛”中,评委余秋雨成为网友重点评论的人物。余秋雨的出现虽然给青歌赛增添了看点,但由于其略显?嗦的点评,被网友质疑“喧宾夺主,秀文化,抢镜头”,口无遮拦的点评屡受抨击。而让“学者明星化”这一毁誉参半的帽子也扣在央视的头上(“学者明星化”现象还存在《百家讲坛》等节目),央视在为收视率猛增而偷着乐的同时,被网友如此棒喝,心头难免平添烦忧。   烦心事之⑦:德国世界杯解说门   北京时间6月27日凌晨,在德国世界杯八分之一决赛??意大利队VS澳大利亚队比赛中,意大利中后卫马特拉奇被罚下场的情况下,托蒂在下半场补时阶段点球绝杀澳大利亚队一刻,黄健翔声嘶力竭喊出系列令人惊心动魄的“心声”,其中最高昂最响亮的一句是:“意大利万岁”!为意大利队的晋级呐喊,黄健翔以不同往常的激情解说震撼中国球迷,在网上引发极大波澜,引发“倒黄”和“挺黄”的网络大战,至今让央视心有余悸。   烦心事之⑧:名牌主持“毒舌门”   央视名牌主持人李咏由于在《梦想中国》重庆站海选中,口无遮拦羞辱选手,在网上招至一片“倒咏”之声,“倒咏”阵势真是??嘴巴喧天,骂声齐鸣!甚至有人征集万人签名要李咏“下课”。“倒咏”声浪让李咏再无法在狂妄自傲的“荣誉之海”里自由自在的“泳(咏)”了!李咏被“倒”,央视跟着挨骂,央视名牌主持给央视丢了脸,个中烦恼只有央视自己清楚。   烦心事之⑨:百亿造媒体第一楼   耗资数十亿,欲建成“中国媒体第一楼”的央视新楼落址CBD一度在互联网引起强烈反响,后来传出因交通、成本、安全、政府宏观调控等问题,甚至还出现停工之说。去年9月,中央电视台新台址建设工程宣布正式开工,但造价翻番,从原来50亿上升到100亿,造价飙升的主要原因是抗地震烈度从7度上升到9度,如此巨大投入因此遭到质疑:央视需要能装250个频道的大楼吗?央视大楼就不能瘦瘦身?央视必须要用设计费惊人的“洋设计”吗?100亿“花”起来不是那么痛快。   烦心事之⑩:节目走低俗化   郭德刚要上2007春晚的消息被网友戏称“央视向低俗低头”!红得发紫的郭德刚在相声圈里人眼中却是不入流,对此郭德反唇相讥:我负责“说”相声,他们负责“品”相声!对于央视而言,不仅是春晚,各类节目是要抓住最火的“红人大腕”打收视牌,而因此遭如此奚落是央视始料未及,在高雅与通俗(两者达到统一实在不易)之间如何选择,正是央视深感郁闷之所在。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