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记者采访政要难过黑白颠倒生活

http://www.mellnet.com    2006年10月04日 14:04    
“他们不但工作时间长,还要经常跨时区工作;‘大人物’们常常把他们拒之门外;他们经常忍受来自后方编辑的鞭策。有些人还不得不打乱正常的家庭生活。”这是《通过他们的眼睛:在美国的外国记者们》一书的作者斯蒂芬?泰思在历时数年跟踪采访派驻美国的外国记者后的感叹。泰思是美国著名智库??布鲁金斯研究院的媒体研究专家,曾撰写过多部关于媒体的书籍。条件天壤之别 《经济学家》最豪华 日本媒体最下本在美国的庞大外国记者群中,记者们的工作环境大不相同。 其中最寒酸的要数南非一家媒体的记者站,它位于华盛顿国家新闻大厦的一个没有窗户的房间里,屋内只能摆下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甚至比大学生单身宿舍还要小。记者站的设施也非常简陋:一台极其落后的电脑,仅有的一台电视也非常陈旧。相比之下,英国《经济学家》驻美国的记者站算是最豪华的了。墙上挂着高档平板电视,宽敞的客厅里摆放着真皮沙发。一进门,两张醒目的照片便映入眼帘:上面分别是布什父子坐在“空军一号”上阅读《经济学家》杂志的画面。在所有的驻美记者站中,日本媒体派驻的记者最多,也比较舍得花钱,尤其注重对记者的培训。日本广播公司(NHK)的一位记者说,在被派往美国驻站前,公司先花钱送他到美国塔夫茨大学研究生院学习了一年,主要研究国际关系,为将来的记者工作做准备。《朝日新闻》的一位记者说,他1989年一毕业,就到这家报社工作。报社计划把他培养成中国问题专家,1994至1995年,他被送到北京学习中文。回国后,又被派到香港驻站,两年期满后,报社又打算把他派驻北京。而在此之前,他先被派到华盛顿接受锻炼,因为报社认为,对于一个中国问题专家来说,了解美国的外交政策是至关重要的。压力相当沉重 阅读数十种报纸 过着黑白颠倒生活记者的工作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有些神秘,驻外记者的工作更是如此。这些华盛顿的外国记者们是如何工作的呢?下面是《爱尔兰时报》记者帕特里克?史密斯一天的工作安排。早晨6:00起床。每天花两个小时阅读各种报纸,关注重大新闻事件。每天必读的报纸有:《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华盛顿时报》、《今日美国报》,网络版《华尔街日报》以及本国的《爱尔兰时报》等。经常阅读的杂志有:《国家》、《新共和》、《时代杂志》、《新闻周刊》、《纽约客》、《哈波斯》、《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和《外交》季刊等。早晨8:00,史密斯开始通过长途电话和国内的编辑讨论选题。8:30到13:00是撰稿时间,查阅资料、电话、外出采访,一刻都不得闲。期间还要随时紧盯CNN的新闻,并随时准备参加新闻发布会。14:00之前,必须把当天的新闻发回国内。下午的时间主要用于安排一些活动,联系到外地采访,或撰写专稿。此外,史密斯每周还要撰写几篇专栏文章,比如分析评论、游记随感等。由于美国的新闻数量巨大,给记者们带来的压力也就可想而知。世界许多国家的媒体有关美国的新闻的份量总是很重:日本和加拿大的媒体新闻内容,有一多半来自美国。由于时差原因,很多驻美记者常常被搞得黑白颠倒。尤其是电视或广播记者,头一天刚刚被口播或现场报道折腾到深夜,第二天又不得不早起“生吞活剥”式地消化各种美国媒体所报道的新闻。竞争异常激烈 CNN效应冲击大 半夜三更去采访自上世纪90年代美国有线新闻网CNN开始全球直播以来,新闻的定义就不再是“新近发生的事”,而是“正在发生的事”,这就是所谓的“CNN效应”。新闻的快捷在给驻外记者带来工作便利的同时,也让他们面临巨大的挑战。一位韩国记者表示,他颇为怀念过去的美好时光。那时的记者可以对后方编辑说“这篇稿子我做不了,因为没有材料。”而如今,CNN的全球直播加上网络所带来的冲击,后方编辑和前方记者知道的几乎一样多。这位记者还说:“远在韩国的编辑往往缺乏时间观念。就算我这里还是半夜三更,他们也会给我打电话安排采访。比如俄亥俄州发生某个事件,CNN做了报道。后方编辑看到这个新闻后,就会立即拨通我的电话通知我去俄亥俄州。”“CNN效应”给驻外记者带来的挑战因网络的发展而更加“变本加厉”。英国《卫报》的一位记者说:“美国的新闻网站会把美国早间新闻摘要通过电子邮件发给订户。这样,国内的编辑早就知道了美国的新闻。当我一早醒来和他们沟通选题时,发现自己已经落后了。”日本《读卖新闻》的一位记者说,当我还在睡觉时,后方编辑正通过网站阅读《纽约时报》。他们比我还了解美国的事,这让我很尴尬。德国一位记者说:“一些政府和公司也都建立了自己的网站,一名记者是在纽约还是在法兰克福,还有什么区别呢?”苦恼有一大堆 小国记者抱怨多 采访政要很困难记者接近信息源的“特权”常常为人所羡慕,但是,对于华盛顿的外国记者们来说,情况却并非如此。实际上,他们的苦恼一大堆??采访美国政界人物怎么这么难?抱怨最多的要算那些来自小国的记者们。欧洲某个小国的记者说:“由于我们这些国家对于美国的国家战略利益影响甚微,因此美国的政要们往往没有接受我们采访的意愿。”只有一次比较幸运,由于这位记者的邻居是参议员拜登的发言人之一。在多次“围追堵截”后,他终于成功地“胁迫”这位邻居帮他安排了一次对拜登的采访。从那以后,这位老兄再也没有尝试过采访美国国会议员。一位德国女记者也谈到了采访难的一个小插曲。她说,“我们可以参加五角大楼的新闻发布会,但是很少有机会提问,因为拉姆斯菲尔德总是把机会给其他记者。有一次,我非常想问他一个问题,于是叫道‘拉姆斯菲尔德先生’。他没听到,我又叫了一声,他还是没反应,我提高嗓门喊了10次,最后他终于把头转了过来让我提问了。采访美国政要难,再难也难不过采访华盛顿最大的人物-美国总统。2001年,布什总统访问瑞典、西班牙等国前夕,这些国家的驻美记者们终于得到了采访布什的机会。一位瑞典电视记者回忆说:“安排我们采访的人员说,采访很简单,每人只有三分钟时间。三分钟能采访到什么?没办法,给你这个机会就不错了。到达白宫后,轮到我采访时,我站起身刚说完‘Hello,Mr.President,how are you doing?’,白宫官员马上对我说:‘你还有两分钟’”针对这种现象,一位外国记者描述得非常到位。他说:“在华盛顿,记者是分等级的。美国国内电视网,CNN,Fox等享受的是‘头等舱’待遇;美国主要大报享受的是‘商务舱’待遇;所以,外国媒体只能呆在最低等的‘经济舱’了!”设在华盛顿等地的外国记者中心隶属美国国务院,主要是给外国记者提供服务。除经常举办新闻发布会外,还定期组织记者采访。譬如,组织记者采访国会议员的工作等。对于这些有组织的活动,一些外国记者也颇有意见。其中一位记者就批评记者中心宣传味太浓。他说:“为什么不组织记者采访地震、龙卷风或者飓风灾区?为什么不安排记者采访怀俄明州的同性恋谋杀案?!”外国记者对美印象不太好《在美国的外国记者们》一书通过调查发现,外国记者来到美国工作时多少都带着本国国民长期形成的一些“固定印象”,比如美国是个超级大国,美国很霸道等。在调查记者对美国的最初印象时,49%的人认为美国“霸权”、“专横”、“傲慢”、“自私”;24%的人认为美国是个“个人主义”、“物质主义”、“鲁莽”和“有进攻性”的国家;17%的人认为美国人“对美国以外的世界所知了了”、“未受过良好教育”、“无知”、“幼稚”;12%的人认为美国人肥胖、说话声音大、举止粗鲁;11%的人则称美国人为“摇动国旗的人”,以此强调美国人的“爱国主义”。国内对美国的认知或多或少影响着记者们的工作。一些记者尝试通过自己的报道去努力修正这些“固定印象”。但是,多数媒体为了赢得市场,只得进行有选择的报道。一位韩国记者说,在韩国,中上阶级人士比较亲美,中产阶级及以下民众则比较倾向于一个负面美国形象。由于自己所在的报社读者群主要是中产阶级,因此批评美国的消息很有市场。当然,也有一些国家或地区的人认为称美国为“世界警察”这个称呼不是个贬义词,而是个褒义词。还有的国家则把美国看作是一个“具有黄金般机遇的地方”。不管工作中怎样,多数外国记者在生活上还是比较喜欢美国的。和其他记者站比起来,美国不是个艰苦的地方。绿化好,水质也不错,交通方便,美国人民也很友好。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