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雏军惊曝:德勤逼我造假

http://www.mellnet.com    2006年11月08日 9:11    
顾雏军语出惊人 科龙2004年报不实乃德勤所逼 作者:石武 曾被德勤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保留意见的科龙电器2004年年报,在昨日的庭审中再曝内幕:顾雏军称2004年有争议的5.1亿元销售收入是因为德勤会计师事务所逼迫所致,他本身是希望这笔销售收入不予确认的。 顾雏军称,2004年为扶持武汉和安徽两地的科龙经销商,在年底通过压货的方式向上述两地的武汉长荣电器有限公司、合肥维希电器有限公司合计确认销售收入5.13亿元。 对于此笔销售收入,当时的审计机构德勤会计师事务所认为有争议。而当时科龙电器还有一笔7000多万元的对华意压缩的股权投资差额摊销,为此德勤提出了几套解决方案,其中一种是认定7000多万元的摊销,同时对5.13亿有争议的销售收入给予确认,德勤出具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另一种是7000多万元的摊销入账,对5.13亿的销售收入不确认,德勤不出任何保留意见。 两种方案顾雏军及董事会当时即认为本着保守的原则,应选后者。但后来,德勤突然变卦,坚持要公司选择前种方案。为此公司曾派人到香港与德勤理论了一天,但德勤始终坚持如果不按他们的意见就不给出报告。而当时已临近年报公布的最后期限4月28日时日不多,在此情况下,最终公司董事会被迫采取了德勤的意见。 对于顾雏军的此番论述,有会计师认为,其应具有一定的可信性。因为当时中国证监会已正式对科龙电器立案调查,同时调查人员已入住科龙电器半月有余。当时顾雏军已处在风雨飘摇之中,如果此时科龙电器再被德勤出具带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显然对顾雏军非常不利,顾雏军选择第二种方案的确是现实需要。 而作为审计机构的德勤此时也非常明白顾雏军的诉求,但它也不能将自己的审计报告作为顾雏军的护身符。因为此前年度德勤均出具了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继续出具无保留意见德勤的风险非常大。一旦科龙电器查出违规,德勤无疑将面临重大的审计责任,今后也没有任何推脱的理由。因此,此时的德勤更需要通过一份带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作为自己的“护身符”,两者选择德勤“逼迫”顾雏军接受他们的方案也就不足为怪了。 顾雏军案首日庭审见闻: 同案齐推脱 顾氏全不认 【来源:中国证券报】 本报记者佛山综合报道 几度沸扬的顾雏军案今早终于在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庭开庭审理,这个仅能坐四五十人的法庭在上周刚刚审过健力宝张海一案。一位忙进忙出的办案人员无奈地说:“这才真正叫做多事之秋!” 申请公检法机关回避遭拒 上午九点半,审判长宣布开庭,9名身着便装的被告被列队带入法庭,焦点人物顾雏军最后一个进场时,更以其与众不同的着装引来旁听席上嗡声一片。 他一如以往地驼着背,头发更见花白,趿着鞋,斜披着一件浅色外套,里面穿着一件低领的白色汗褂,一副落魄老汉的神态。但腋下夹着的那厚厚几叠资料,又分明显示着疲遢之态下的老顾是有备而来的。 果然,刚验完被告身份,审判长询问被告人,是否有与当事人有关联或利益关系,而应当回避的办案人员时,顾雏军即拿出一份十几页的材料来照本宣读,称因他出售科龙股权一事与几级广东地方政府利益有冲突,故申请广东公检法机关均当回避。尽管审判长几次耐心地对其解释回避的含义,并指出他的要求于法无据,但老顾仍一再坚持要把他的稿子念完,这让在场的人都见识了一回顾氏有名的不依不饶性格。 第一个出庭的并不是顾雏军 公诉人宣读完起诉书,顾雏军等人涉嫌虚报注资、会计造假、挪用资金及职务侵占四宗罪(本报昨日有详细报道),审判长随即宣布进入法庭调查逐一讯问阶段,由被告人分别陈述对起诉书的意见,并回答公诉人和所有辩护律师提出的相关问题。令人略感意外和失望的是,第一个出庭的并不是顾雏军,而是原科龙董事、江西科龙董事长兼总裁、江西格林柯尔董事张宏。 据说,张宏是最早跟着顾雏军入道的小兄弟之一,也是格林柯尔的核心骨干。但对于起诉书中针对他参与会计造假和挪用资金等指控,他辩称自己不是专业财务人员,无法识别会计报表真假;在公司只起传声筒的作用,执行的都是顾老板的指示,江西科龙是科龙的全资子公司,没有独立的决策权,因而没有犯罪的客观条件。 接着出庭的严友松是科龙电器负责营销的副总裁,面对假造单据、收取无真实贸易承兑汇票的指控,他也强调对虚假财务报告形成的过程不清楚,在财务方面无权限,决策知情权也有限,通常拍板都是老顾,又相信独董和德勤会计师能把好关。他认为作为董事在不实年报上签字应负责任,但这是违反证券法规的范畴,不应涉及刑事犯罪。 原科龙电器董事长助理刘义忠更是大喊冤枉,说自己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利用成了牺牲品,其日常职责只是协助总裁维护公司的资金链,根本不能参与公司决策,指控他参与虚假注资,其实他只是充当了一个送6.6亿汇票给会计师的角色,汇票是顾填好盖章交给他的,钱从哪里来他根本不知道。 “把一个完整的故事讲清楚” 下午3:50,稍事休庭后坐在被告席上的竟是顾雏军,这让先前显得单调和沉闷的法庭一下子又活跃起来,不少在走廊里聊天的旁听人都纷纷回到了座位上。做派与上午如出一辙的顾雏军这次拿出的是一份有几十页的书面答辩词,他从2001年白色家电行业的惨烈竞争和科龙的市场滑坡开始讲起,大谈入主后他如何使科龙重振雄风。当审判长不得不再次提醒他不要跑题时,他回答说:“今天我必须趁这个机会把一个完整的故事讲清楚!”然后又接着照本宣读。 在这份答辩词中,顾雏军罗列了种种事实、理由和相关法律法规条文,来证明对他提出的四项指控均不成立,事后有律师透露说,这几份材料都是顾雏军自己亲笔写的。 ?关于虚假注资。他说在当时无形资产出资突破25%是有依据的,工商部门也是认可的,即使是虚假注资,也应由工商部门而非检察院来认定。 ?关于会计造假。他认为商家包销等方式很正常,不存在签假合同虚构利润,“即使签了合同后全部退货,也是合法有效的正常市场行为”;至于2004年报,在编制过程中受到了德勤方面的压力。 ?关于挪用资金。他说他有证据表明,不仅格林柯尔不欠科龙钱,而且科龙还欠格林柯尔至少4.78亿元;况且将上市公司资金转入他控股的公司也是法人行为,并没有流到自然人手中,就够不上挪用资金罪,是民事行为; ?关于职务侵占。他咬定扬州市财政局划到扬州格林柯尔账上的4000万是对格林柯尔的引资奖励,其中还考虑到在收购亚星的项目中顾吃了亏。 顾雏军说,在收购科龙之后的几年中,他“有管理不到位”的责任,发生了一些不该发生的事。但是,如果有违法违规的情况出现,那肯定是背着他干的,“如果当时请示我,我肯定不会同意!”有意思的是,在对顾的讯问中,众多其他涉案人员的辩护律师都争相对他提问,其意图也都十分明显,想更多地明确在相关指控的违法事件中,老顾应承担主要责任,以期以此替自己的当事人做减罪或无罪辩护。 法律界人士介绍说,今天的“过堂”主要以“自说自话”的形式出现,目的是让控辩双方都亮明观点。下一步进行法庭辩论时,将会进一步出示证据及证人证言,对指控的内容逐一进行交锋,以辨真伪。 顾雏军走出法庭,坐上囚车离去时,已是晚上7点半多。此时,法庭上坚持了一天的人们这才深深透出了一口气。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