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灾难的“新闻价值”遮蔽人文情怀

http://www.mellnet.com    2008年05月23日 15:35    
昨天下午2点半左右,生命奇迹再次上演。在巴蜀电力金河电站引水遂洞工地,38岁的女伤员崔昌会独自被困在临时工棚附近。由于没有食物和水,为了不连累两名没受伤的工友,她“逼”走了他们。她靠一个梨子、蚯蚓、野草和尿液维持生存。(《京华时报》5月22日)

汶川地震,举国同悲。公众的人文情怀一一得到张扬,在为受灾同胞祈福的同时,各种各样的救助和支援行为仍在源源不断进行中。诸如“女子被困216小时获救,吃蚯蚓野草维系生命”、 “兄弟俩背断腿母亲逃生,13小时不停轮换”、“6旬老太废墟撑196小时,靠两狗守在身旁舔了8天”之类的信息,无不让我们为守望相助,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所感动,也为我们这些不能亲达灾区作贡献者以心理安慰。

但是,随着救助工作的深入开展,笔者发现,现在已经似乎已经到了展示受难者痛苦的时刻,不少新闻仍乐于报道一些吸引“眼球”的信息而忘记了人文关怀的要义。比如一些报道或节目展现了个体的痛苦,甚至乐于无情地展现灾难的狞挣,完全无视受难者心灵的创伤,还有的集中于报道总理曾经鼓励过的哪个小孩……不一而足。

何以如此呢?笔者以为,这是一个误区,是错误地估量了灾难的新闻价值,是把所谓的新闻价值当作了报道的衡量标准。换句话说,进入我们视野的灾难是一些人士认为具有了“新闻价值”的灾难,而没有“新闻价值”的灾难则得到了无情的放弃。

毫无疑问,以传播信息、监测环境为职志的传媒,对灾难信息的传播是应有之义。作为公众信息获取的“代理者”,传媒对汶川地震的报道,对受众知晓权的尊重,也是自身履行公共责任的表现。但是,过于注重新闻价值的追求,在笔者看来,不是一种真正对待灾难新闻的态度,而是超越个体痛苦对人的尊严以及人性的漠视。我们必须看到那些不具备“新闻价值”的受灾者,他们更应得到更多的支持和帮助。

美国学者罗恩?史密斯指出,传媒在处理灾难所带来的悲痛图像时应该权衡以下因素:照片是否有助于说明报道内容,公众是否有必要看到这些照片,同情照片中所摄人物以及公众的必要。从中可以看出,尽可能避免给受害者及其亲友带来新的伤害,是传媒应该遵循的人文底线。

由于灾难本身对人类生命破坏的残酷性,灾难新闻传播理应更加重视人文关怀。不过,就现实来说,人文素养的缺失是一种不争的事实。尽管灾难场景的反常性、刺激性符合新闻传播的价值标准,但不是唯一标准,甚至可以说,不是最重要的标准。我们应拒绝血腥的、痛苦的、惨烈的、扭曲的灾难信息传播,应充分考虑和顾及灾难受害者及其亲友的痛苦感受和生命尊严,不顾生命个体感受而展演其痛苦的做法已经不是悲剧,而是赤裸的“暴力”。

永远关注灾难中的“人”是传播者具有良好人文关怀的体现。悲天悯人不是一句空话,应成为整个社会切切实实的行动。正因为如此,笔者以为,应警惕灾难的“新闻价值”遮蔽人文情怀,应关注更多没有所谓“新闻价值”的普通人士的命运和苦难。或许,在最后这点上,才是衡量我们是否具有人文情怀的杠杆。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