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作锦:“不贪污”是最大的谎言

http://www.mellnet.com    2008年05月29日 9:26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特约撰稿人张作锦(台北)

2008年5月29日 星期四

政府常常死于谎言。”这是卡莱尔说的。

专制政府,朕即国家,权力无边无际,好像用不着讨好谁而说谎话,但它标榜“国泰民安”,就得负起实现这个目标的全部责任。民选政府,为获得选票,矢言“为民服务”,这是它必须兑现的承诺。政治要想有成,官员必须不贪污。但很多政府做不到这一点。而一个贪污的政府,就不可能有效率、有理想,他们为自己牟私利都来不及,哪里还会想到百姓的福祉?当它失去民众的支持时,它就死亡了──在专制政体,人民起义,以武力推翻它;在民主政体,选民用投票换掉它。

所以,贪污是王朝兴衰、政权轮替最主要的原因。

先秦时代有一则民间歌谣曰《慷慨歌》,就感慨清廉之难为。歌词如下:

贪吏不可为而可为,

廉吏可为而不可为。

贪吏而不可为者,当时有污名;

而可为者,子孙以家成。

廉吏而可为者,当时有清名;

而不可为者,子孙困穷被褐而负薪。

贪吏常苦富,廉吏常苦贫。

独不见楚相孙叔敖,廉洁不受钱。

这话说得很明白了:贪官虽声名不佳,但子孙富贵;廉吏虽能邀时誉,但后代困穷。歌的最后提到孙叔敖,其间有段故事。

孙叔敖为楚国名相,佐楚王称霸。但他清廉自守,退休时家无余财。晚年他叮嘱儿子,将来如果日子过不下去,可找他的朋友优孟帮忙。孙叔敖过世,儿子靠上山打柴为生。有一天在路上碰到优孟,就把实情告诉他。

优孟精于表演和化妆,后世有“优孟衣冠”这个词。他打扮成孙叔敖的模样,摩仿孙的言谈举止,去见楚王。楚王惊喜莫名,以为孙叔敖复活了,要他回朝任官。优孟把孙叔敖儿子的处境告诉他,并含悲忍泪唱了这首《慷慨歌》。楚王感动了,找来孙叔敖儿子,给他官,并赏食邑400户。

现代公职人员贪污,虽未必全是为了子孙,但自己下半辈子过风光、舒服的日子,大概钱还是花不完,剩下的留给子孙,有何不好?至于这剥削了百姓,腐蚀了国家,谁去管它?

历朝历代惩贪,不外三途:

一是不能贪──制度上的监督;

二是不敢贪──法律上的制裁;

三是贪不成──追讨贪污之所得。

随着社会环境演变,贪与惩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就拿「贪不成」来说,现在银行通汇全球联机,金钱进出、隐匿十分方便,甚难追回赃款。而司法重证据,若执法人员怠惰,不尽力找出人证物证,案子就办不下去。贪污的人坐享国内外银行大笔财产,却草木无惊,这对有机会捞钱的人是多大的“启发”与“鼓励”?

如果制度不能防范于前,法律又不能惩治于后,连贪墨所得都不能追回,怎么能叫政风好得起来?

陈水扁、他的家族、各路“天王”以及高官们所涉及的贪渎案,还搁置在司法人员的抽屉里,现在却有人倡议“特赦”,不管捞多少钱都一笔勾销了。

国民党的马萧政府甫行就职,他们像所有政府一样,“照例”向选民“保证”,一定清廉。能兑现吗?能长期兑现吗?老百姓也可向他们“保证”:政府常常死于谎言。而“不贪污”是最大的谎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