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奥运:与民主进程无关

http://www.mellnet.com    2008年05月24日 13:10    
来源:华尔街日报
2001年,当国际奥委会官员决定将2008年奥运会主办权交给中国的时候,他们想到了首尔。首尔当年获得奥运主办国资格的时候也曾引起很大争议,但1988年的首尔奥运会最后仍成功召开。

首尔赢得主办权时还是一个军事独裁国家。是奥运让国际社会注意到了这个国家的反政府示威,最后该国领导人作出了让步,修改了宪法并举行了自由选举。

来自加拿大的国际奥委会成员迪克•;庞德(Dick Pound)说,奥委会当时希望,北京举办奥运或许也能促使中国发生政治变革。中国一些官员也赞同这个想法,他们暗示奥运会将给中国带来改观。

时任中国国家体育总局局长的袁伟民在庆祝北京获得主办权时说:中国将在改善人权的问题上朝着正确方向迈进。九十年代,袁伟民曾批准将体育场馆用来作为司法系统举行公判大会的地方。

但批评人士指出,眼下距离奥运会开幕只有不到四个月的时间了,而中国在人权方面的承诺仍没有兑现。他们指责中国政府对内压制不同政见,对外则向苏丹和缅甸等独裁政府提供支持。

近期在西藏地区发生的暴力抗议事件再度引燃了人们对中国人权记录的批评之声。来自若干团体的激进分子针对北京奥运会和火炬传递活动进行了抗议,为的是让国际社会关注他们的各种诉求──从新闻自由、人权运动到对法轮功宗教活动的打压等。

而从目前结果来看,庞德说,中国和韩国在内部社会生态和所处环境上都有明显不同。他说,首尔奥运前夕,韩国正处于巨大政治动荡前的阵痛中,而且它希望自己能成为可与日本抗衡的工业化民主国家。但中国社会没有类似的需求。

韩国当时出现的大规模公众不满和有组织的反政府活动最终导致了军政府的垮台,但观察家们说,中国并不存在这样的迹象。中国的现实情况是,在社会财富不断增长的同时,政治上的进步非常缓慢,这次的奥运会或许能加速业已发生的变化。

在中国政府和很多中国人看来,奥运会是对他们眼中中国在经济、政治和社会各层面所取得巨大进步的一次隆重庆典。在中国人心目中,当今的中国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更加繁荣和自由。

今年中国的改革开放步入了第30个年头。在邓小平的倡导下,中国不再奉行原有的中央计划经济模式,而是向全世界敞开了国门。这30年来的变化让中国从一个僵化、停滞的共产党国家发展成为世界第四大经济体。

中国希望能在国际舞台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而奥运会的到来将与其种种努力相得益彰。中国正在加强其军事实力,同时也加大了在发展中国家的外交攻势,以推行其非民主化的发展模式。中国计划在奥运会后实现首次航天员太空行走,这将成为该国宇宙飞船载人登月计划中的里程碑事件,这无疑将进一步强化中国人的民族自豪感。

中国领导人和学者认为,从这些方面来说,北京奥运会的确可以跟1988年首尔奥运会相媲美──不过这并不是国际奥委会期待的方式。中国人认为,奥运会将标志着中国成为一个现代化工业国。

北京体育大学奥林匹克研究中心主任任海说,经济发展要求社会作出相应变革;中国的确已发生了巨大变化;但由于政治变革一向都是缓慢且渐近式的,因此,外人往往都会低估实际变革的程度。

不过,对中国持批评态度的人并不买帐,有些人甚至做了更刻薄的类比。

已退休的威斯康星大学历史学家阿尔弗雷德•;森恩(Alfred Senn)说,以中国目前的形势来看,1988年的首尔奥运会跟它没有什么可比性。森恩曾讲授有关奥运会与政治方面的课程,并撰写过相关书籍。他说,可作比较的是1936年的柏林奥运会和1980年的莫斯科奥运会。当时这两个国家都有着强大的政权,它们的社会、政治政策都受到了全世界许多国家的反对。

中国领导人则反对做这样的类比。外交部长杨洁篪上个月曾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表示:我们欢迎各方善意的建议和批评;但是想抹黑中国的人是不能得逞的。他说,人权组织和外国政客试图将奥运会政治化的做法违反了奥林匹克宪章。

不过,作为全球最大规模的体育活动,现代奥林匹克运动自1896年诞生以来几乎总是和政治问题纠缠不清。第一次大争论是在1908年的伦敦奥运会上,当时俄罗斯反对给身为其附庸国的芬兰单独计算奖牌数并举行升旗仪式。中国自己也曾抵制过1956年的墨尔本奥运会,原因是反对台湾派运动员参赛。

奥运会曾在世界大战期间停办,但政治冲突无碍它的举行。1968年墨西哥城奥运会前夕,该市发生了暴力冲突,数百抗议者被警察和军队杀害,但10天后,奥运会就在离流血地点不远的体育场里如期举行了。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期间,巴勒斯坦恐怖分子更是杀害了以色列的11名运动员和教练。

但1988年首尔奥运会产生的政治影响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韩国领导人七十年代就开始讨论主办奥运会可能给韩国带来的希望。撰写了多部韩国现代史书籍的Cho Gab-je说,他们希望奥运会能推动韩国发展经济,并削弱朝鲜。他说,他们希望奥运会能促使其他共产党国家承认韩国,将韩国与朝鲜彻底划清界限。

学生在1988年首尔奥运会
期间举行了示威活动
韩国人到1987年6月时已提前完成了奥运筹备工作,高速公路、体育场馆和运动员村、观光酒店等相关硬件设施基本完工,但有报导称,首尔街头爆发了骚乱。每天晚上,成千上万的工人、家庭主妇和学生聚集到商业区,抗议全斗焕(Chun Doo-hwan)政府所做出的要求停止讨论韩国民主化进程的决定。

抗议行动让奥运会官员、赞助商和广播电视公司大为不安,他们为奥运会已投入了数亿美元资金。许多人怀疑奥运会恐怕不能如期举行。伦敦和洛杉矶的市政部门负责人表示,如果动作够迅速的话,他们或许能接手承办奥运会。

此时,全斗焕亲手挑选的接班人卢泰愚(Roh Tae-woo)意识到首尔奥运会已岌岌可危。他向全斗焕施压,要求他会见金泳三(Kim Young-sam)等主要的持不同政见者。当时,金泳三将首尔奥运会跟希特勒时代的柏林奥运会相提并论。

1987年6月24日,金泳三与全斗焕在青瓦台韩国总统府举行了会谈。金泳三在最近接受采访时回忆到:我当时想,我一定要说服他改变立场。我离开那里的时候觉得,他应该是听进去了。

五天后,卢泰愚宣布,韩国将接受抗议者提出的要求,修改宪法并举行大选。12月,卢泰愚成为韩国第一位民选总统。1992年,金泳三继卢泰愚之后当选第二任民选总统。

有资料显示,在卢泰愚宣布修改宪法的前一天,全斗焕曾对他的一位副手说,成功举办奥运会比继续掌权更重要。全斗焕拒绝接受采访,自下台以来一直对媒体守口如瓶的他希望继续保持沉默。

但由于多种原因的影响,中国的情况截然不同。其中最大的一个原因可能是:中国不像当年的韩国,国内没有得到广泛支持的、有组织有领导的变革呼声及运动。据中国零点调查公司(Horizon Research Consultancy Group)对城乡家庭数年来的一项调查显示,2000至2007年,公众对中国政府处理社会事务的满意度及对生活的总体满意度有明显上升。

中国面临的外部环境也与当年的韩国不同。获得奥运主办权的时候,中国的经济实力已相当强大,其他国家不可能冒着损害自己国家财富和消费者利益的风险去要求中国进行重大的政治和社会变革。

在3月份的西藏骚乱爆发之前,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中国遭到的最主要指责都是针对外交方面的问题,比如中国在苏丹问题上的做法等。有些时候外界的压力似乎促使中国对外交政策作出了一定调整,而且肯定也对中国在决策时听取公开意见有所推动。

去年9月,中国政府邀请外国记者团成员参观了解放军的一支工兵部队,他们正在为参加联合国和非洲联盟(African Union)在达尔富尔的维和行动做准备。记者们看到,士兵们正在演习搭建难民营、架设轻便桥梁。

中国国防部维和事务局戴少安大校表示,中国有义务为维护世界和平作出自己的贡献。

在美国导演斯蒂文•;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今年2月因不满中国在苏丹问题上的做法而宣布
辞任北京奥运会开幕式艺术顾问之后,中国达尔富尔特使刘贵今以相当严厉的措辞予以回应。他承认达尔富尔的现状是一种人道灾难,但他说,中国政府正在敦促苏丹政府在允许维和部队进入冲突地区方面表现出更大的灵活性。

斯皮尔伯格发表上述声明后不久,布什总统在接受英国记者采访时说,他仍计划出席奥运会。他说:我跟斯皮尔伯格有不同的意见表达平台。我会跟胡锦涛主席讨论此事。他还说:我的确将提醒他,在解决达尔富尔灾难方面他可以做更多。我想,在奥运会期间人们应该会有很多意见要表达。

问题在于,为什么中国对其行为的解释总是与外界的期待和愿望相左。在奥运会即将召开之时北京方面开始打压国内的异见人士,这引发了人权组织的极度不满和新闻界的广泛关注。曾借北京奥运会批评中国人权记录的知名异见人士之一胡佳4月份
被北京一家法庭判处3年6个月监禁,理由是犯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竭力赞成中国举办奥运会的人士希望,此次体育盛会能有助于增进外部世界对中国的了解。湖南师范大学体育学院教授罗湘林说,我们希望人们能对中国的实际情况有更多了解,理解中国人的思考方式。我们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人们应给我们更多时间。

北京体育大学的任海教授说,从奥运会筹备过程可以看出,中国的政治文化正在发生改变。比如,奥运会主场馆“鸟巢”原来设计有一个可打开的屋顶,但有工程学专家提出批评,认为这种设计不仅成本高昂,而且可能效果也不理想,最后有关方面取消了“屋顶”的设计。政府原来还计划在奥运会会址通道附近设置一连串塑料材料做的水池,后因环保团体的反对而告罢。

任海说,这样的事情以前根本不可能发生;我们正在用更民主的办法解决问题。

任海和罗湘林认为,如果西方激进人士的批评太过激烈,那么有可能激起中国民众的反感。毕竟大部分中国人认为西藏不应该独立、台湾也不应自行决定其未来;中国人对外国人对自己国家的缺点不停指手画脚的行为感到很愤怒。

罗湘林说,中国人很在意别人的看法。他们的反应会很情绪化,如果看到负面评论就会大动肝火。

任海说,奥运会或许能让中国人变得对国际社会的批评更加坦然。他说,中国人应该学会容忍不同意见,应该接受有益的批评。我们的确存在问题,比如空气污染很严重。这一点每个人都能看到。谁能说我们已经很清洁、很环保了?没有,也没人会相信。

任海和很多中国人都认为,在中国继续快速变革、在世界舞台上的经济和政治地位日渐提升之际,对中国来说,奥运会并不是一个达到顶峰的象征,而是中国发展过程中的一个助力跳板。任海自问到:是中国改变世界,还是世界改变中国呢?他的回答是:两者都会改变;人们需要看到真相;而中国是个非常复杂的国家。

(本文作者Evan Ramstad / Gordon Fairclough 文中所述只代表他的个人观点。)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