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科周刊》不能承受之重

http://www.mellnet.com    2008年06月25日 18:13    

◎一本内刊能够长期担当企业精神堡垒的重任吗?

◎部分万科职业经理人为何心猿意马?

◎“王石之道”能够让万科基业长青吗?

在《万科周刊》各大主题论坛上,出现了一个署名“周刊编辑部”的帖子,大意是:近期时有部分网友恶意发帖,已经引起相关部门关注,故自昨日傍晚起至今日晨9时,周刊网站临时关闭。如果经常上《万科周刊》网站的读者其实不是第一次看到类似的警告,早在2003年5月SARS期间,就曾发生过一连几天都无法登录的情况。一家企业刊物的网站,聚集了众多有才华有理想的人士,而成为中国思想领域的一个前言阵地,有时还因为偏激观点和激烈的陈辞,而受到有关政府部门的注意,这是非常罕见的。 而早在十几年前,《万科周刊》就以其独特的企业文化和犀利的文风,在中国企业界甚至在知识分子圈内,享有很高的声誉,一直是中国企业刊物的一面旗帜。

《万科周刊》1992年创刊时,只是几页纸的内部通讯,印刷也很简陋。虽然是一家不能公开出版的企业内刊,但它一开始就表现出和当时中国传统报纸杂志不同的性格,思想清新、文风生动、专业实用。最初,《万科周刊》的影响还只局限在万科内部,每期出刊时从老总到普通司机都人手一本,阅读地津津有味。很快,它从万科员工的手里流传出去,一些新兴企业纷纷仿效,以企业内刊带动企业文化建设成为很多企业的共识。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中期,在财经类专业媒体兴起之前,《万科周刊》几乎成为中国财经企业界的最佳读物,虽然它只能采取赠阅方式发行。甚至在现在,仍然没有一家企业内刊能与《万科周刊》媲美;更有一种说法是,《万科周刊》在国内的知名度不亚于当下任何一本正式发行的杂志。至今日,《万科周刊》对万科企业文化建设的传播作用以及对万科品牌的正面影响力,和万科每年对周刊不到100万的投入相比,使得《万科周刊》成为万科二十年里最成功的一笔投资了。

《万科周刊》能有如此影响力,跟王石的个人喜好有很大关系。王石虽然是给排水专业毕业,但在大学里最喜欢看历史和文学书籍,人文气质非常浓郁。在他创立万科后,也经常“舞文弄墨”,还一度成为《万科周刊》的主要撰稿人。在早期的《万科周刊》上,读者经常可以看到署名“帆生”的文章,这其实就是王石的笔名,而直接署名“王石”的文章也不在少数。在早期,王石非常喜欢读香港的《信报》,该报纸上经常有一些独到的评论,比如有一段时间,王石经常将《信报》上林行止的专栏文章稍加修改和评论后直接放在周刊上发表,在某种程度上,《万科周刊》居然成了沟通内地和香港思想的纽带。即使事物繁多,王石还是经常直接过问周刊的编辑事务。有一次,王石将几名经常给周刊供稿的员工叫到办公室,请大家中午吃了顿盒饭,但没等到这几位将嘴巴抹干,王石就说了:这几期的周刊怎么很少见到大家的文章了,怎么回事呢?这几位此时才明白王石请吃饭的原因,没办法,吃了别人的嘴软,马上纷纷举手表示要写稿。即使到现在,王石对《万科周刊》的关注也是一如既往。在2004年6月周刊450和451期的合刊出来后,王石对封面主题的题目很不满意,特意找到周刊的主编和编辑们一起开会,看有没有更好的题目可以选择。对于讲述上海房地产市场宏观调控的这个主题,王石给出的题目是“秋风扫落叶亦或修枝剪叶”。而对于另一个编辑给出的“刹车档下的生死时速”,王石也非常满意,像个孩子一样兴奋。

《万科周刊》一出生就有非常大的视野,不仅仅关注万科家事,更放眼全国,很多文章和采访都非常有见地。1993年,《万科周刊》采访了当时主管深圳城建、文化等工作的深圳市副市长朱悦宁。朱悦宁曾在中央机关工作,被当时的副总理田纪云称为“大笔杆子”,为《人民日报》撰写的有关经济问题的社论,常常不作一字改动就全文发表。刚刚创刊的《万科周刊》采访副市长,这在当时成为一件非常值得称道的事情。还有一次,在1993年9月7日的这一期上,刊登了对蛇口招商局第一任掌门人袁庚的专访,也引起很大反响。袁庚在特区是一个非常有影响力的人物,他让蛇口成为中国改革的“试管婴儿”,一度受到诸多争议。《万科周刊》他的专访,在某种程度上,也显示了万科以及王石的思想倾向。

《万科周刊》当时在社会上的影响力,还可以从很多小事例看出来。有一位读者在周刊发表文章说,他看了几期后,认为周刊虽不是公开发行的刊物,但它的可读性颇高,趣味挺浓,比如“骑在巨人肩膀上的侏儒比巨人高”等小文,叫人读了拍案叫好。于是这位读者把《万科周刊》推荐给了北京的老师,而这位老师的母亲就是大作家冰心??据说冰心生前也非常喜欢《万科周刊》。

而浏览《万科周刊》的往期刊物,会经常为一些读者热情洋溢的文章所感染,无论是万科家事还是经济热点话题,或者是特约作者的“家常话”都非常吸引人。当年的周刊就有这个传统,因为当年王石就是希望它除了传播企业文化外,同时还要表达万科对于经济、对于社会的一个认识和看法。

而在万科内部,《万科周刊》除了成为万科企业文化的重要的传播载体外,也成为万科的人才高地,其历任主编,都曾被王石委以重任,从大学毕业生成长为中国房地产的“才子”、“少帅”,名动一时。第一任主编郭均,历任天津万科总经理,华润北京置地总经理、执行董事等职务,几经波折后创建了君龙投资有限公司;第二任主编林少洲,历任北京万科总经理,北京太合地产总经理等职,后来创建厚土机构;第三任主编丁长峰,历任上海万科总经理等职,现任万科集团副总经理;第四任主编全忠,曾任成都万科副总经理,现在开了一家房地产顾问公司;第五任主编姜宇,目前在华润创业任职;第六任主编单小海,是前任上海万科销售总监,现任大连万科副总经理;第七任主编王永飚,目前供职东莞万科总经理助理;现任主编为缪川,也是北大毕业。

《万科周刊》主编在万科是一个非常特别的位置。这个位置上的人,都得到王石的悉心栽培,不需要任何资历、经验和业绩的限制,可以指点江山、平步青云,甚至有权参加公司高层的所有决策会议。《万科周刊》实际上也成为万科的黄埔军校,一方面让这些意气风发的大学毕业生们,给万科吹来一屡屡年轻、激进的新风;另一方面,也让这些生力军得到很好的学习机会。因为王石的看重,《万科周刊》最初的三位主编郭均、丁长峰和林少洲表现得最为“抢镜”,例如万科开会时,其他人都小心谨慎,只有这几位经常和王石唱反调,王石对他们的“大无畏”精神反而大加赞赏,而不知不觉中就形成了万科的一个“传统”:周刊主编享有言论和发展的“特权”。郭均离开周刊主编职位时,只有 26岁,却被派往天津万科担任“一把手”,独自负责整个分公司的运做,王石的这一举动吓坏了一批人。郭均在天津万科几年中大刀阔斧,又买天津足球队,又开办酒店。1999年,郭均调往北京任华远地产总经理时,北京媒体惊呼“少帅进京”。但郭均的激情,却使万科在天津长期陷入亏损的泥潭。  

有了郭均做榜样,周刊第三任主编丁长峰表现也是锋芒毕露,和郭均独挡一面不同,丁长峰只是被派往沈阳万科负责营销,周刊主编长期在王石身边养成的“目空一切”的心理优势遇到了挑战。东北万科的负责人有过从政府部门的工作经历,非常沉稳成熟,对人对事滴水不漏。当丁长峰这个当时的毛头小伙子在他面前“指手划脚”时,两人自然会发生冲突。另外,丁长峰在深圳的同事都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工作和生活都可以全情投入,但沈阳万科员工普遍年龄比较大,大都成家立业了,他的工作方式也和大家发生了冲突。在沈阳一年多时间里,丁长峰表现平淡,只好又回到集团企业策划部,继续回炉培养。直到2000年初,丁长峰出任上海万科总经理后,才如鱼得水,找到了感觉。

和丁长峰个性类似的是周刊第六任主编单小海,此人中山大学中文系毕业,极有才情。在他担任主编期间的《万科周刊》,获得了比较高的评价。离开周刊主编位置后,单小海的第一站是上海,担任前任主编丁长峰的副手,但同性相斥,单小海不得不离开上海,回到集团企划部“面壁思过”。此后,单小海再次“单飞”在沈阳和大连开始了长期耕耘。  

《万科周刊》几乎是伴随着万科的成长起来的,成为万科著名的文化阵地,更是万科人的精神堡垒。但这两年,在其他企业内刊和日益崛起的财经媒体的冲击下,《万科周刊》的影响力有越来越小的趋势,这有外部的原因,也有自己的原因,并且受到整个万科的企业文化的左右。很多老读者反映,1993年、1994年时的《万科周刊》,生机勃勃,针砭时弊、指点大势,很多文章都写得激情满怀。虽然当时的它还是一个白皮封面,但感觉是沉甸甸的。王石当时也经常以笔名“帆生”发表文章,见解独到、有理有力。而当时有一篇《农民禹作敏》的文章,更是引起强烈反响。当时的《万科周刊》是有思想的,一种一针见血、不加矫饰的思想,是万科企业文化的旗帜。这一时期的《万科周刊》表现出色,与其说是编辑们艰苦努力的成绩,倒不如说是万科在这个时期思想活跃的结果。这个时候的万科人,刚刚找到创业的感觉,思想前卫、观点超前,理想主义色彩浓郁,没有条条框框,没有清规戒律,《万科周刊》在这种环境下茁壮成长。  

而随着万科越来越庞大,激情消退,《万科周刊》也从倡导建设性鼓励批判性而逐渐流于圆滑,玩弄雕虫小技、风花雪夜的文章慢慢多了起来,逐渐流入俗套。幸运的是还有网络,从2001年起,《万科周刊》在虚拟世界里建立了另一个思想阵地,“王石ONLINE”、“经济人俱乐部”在网络江湖里闻名遐迩……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