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万人大骚乱系黑势力参与群体事件?

http://www.mellnet.com    2008年07月02日 11:13    
● 叶鹏飞(北京特派员)

  贵州瓮安县6月28日万人大骚乱昨天被当局定性为黑势力挑衅中共与政府的群体性事件;然而中国网民高度质疑官方的说法,使得汶川大地震以来好不容易建立的官民互信气氛,至此几乎荡然无存。

  贵州省委书记石宗源前天赶赴瓮安县,指挥骚乱后的处置工作。《贵州日报》引述他说:“事件是一起起因简单,但被少数别有用心的人员煽动利用,甚至是黑恶势力人员直接插手参与的,公然向我党委、政府挑衅的群体性事件。”

  《贵州日报》昨天报道,事件已经引起中共中央领导层的重视,分管政法的中共常委周永康“两次作出重要批示”;公安部部长孟建柱、武警总部司令吴双战表示关切;总书记胡锦涛也“作出重要指示”,但报道没有说明这些批示的内容。

  香港《明报》引述消息人士说,胡锦涛在批示中要求当地政府尽快疏散示威民众,维护社会稳定,并指示贵州当地媒体主动报道事件,引导舆论,不必对外封锁消息。报道称,胡锦涛在过问事件时质问:“一件很小的刑事案件,为何会引发大规模的群体事件?”

  如果《明报》报道的胡锦涛批示属实,官方的反应显然与胡锦涛的批示精神南辕北辙,本报昨天报道,瓮安县政府已在全城周围设定封锁线,要入城必须出示身份证明,而且不欢迎境外媒体;中国互联网上也删除了瓮安县事件的民间报道与评论。

对事件态度强硬

  石宗源在反省事件时承认:“一些社会矛盾长期积累,多种纠纷相互交织,一些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一些没有得到及时有效的解决,矿群纠纷、移民纠纷、拆迁纠纷突出,干群关系紧张,治安环境不够好。”

  他说,“一些地方、一些部门”的干部的思想意识、作风、工作方式“还存在一些这样那样的问题”,民众“对我们的工作还不满意”。

  然而当局对于事件的态度仍然强硬,当地县人大代表和县政协委员在与石宗源的座谈会上,“纷纷要求党委和政府要严厉打击破坏分子,维护社会稳定和谐”。

  新华网昨天报道,瓮安县“广大群众对一小撮不法分子肆意践踏法律,冲击国家机关,烧毁、损坏公共财物,影响社会正常秩序的行为深恶痛绝”。

  8月8日的北京奥运会开幕在即,挑战局势稳定的社会骚乱已经成为中共当局的大忌。

  15岁的瓮安县中学生李树菲6月下旬在县城河边疑遭奸杀,当地公安局逮捕两名嫌犯后次日就放人,县公安局调查验证后鉴定李树菲溺水身亡,但死者家属不接受鉴定结论,随后“少数不法分子煽动,导致事态扩大。”

网民:难道是梁山好汉?

  官方对于瓮安万人大骚乱的定性并没有获得中国网民认同,有网友质疑:“从来都是黑社会走私贩毒,开歌厅,办桑拿,追账讨债,砍手断腿。还从没听说过黑社会打砸抢政府大楼,公安局大楼的。而且是为了个不知名的女学生。难道是梁山好汉?”

  在归纳官方对于群体性事件的报道时,一博客说:“情绪都是煽动的,真相都是不明的,群众都是一小撮的。”

  也有网友说:“千篇一律封杀信息。千篇一律秋后算帐。宣传手段、处理模式绝无二至。仿佛不是人在处理这类事,而是电脑程序。万州事件、汕尾事件、汉源事件、宝马事件哪一件不是这样程序化处理的?”

  另有博客总结类似事件的官民互动指出,官方不重视真相,以及“稳定压倒一切下”的敷衍态度,导致民间不信任甚至敌视政府。

  中国异议作家刘晓波撰文说:“凡是官民冲突事件的网络效应,必然呈现出网民一边倒的民间立场,而官方老套解释的劝诱力几乎为零。如果说,大规模官民冲突所凸显的是深刻的官民对立,那么,网络民间在官民冲突上的立场所凸显的就是官权公信力的极端匮乏。”

  他认为,“瓮安事件”是当下中国官民力量对比,民间扩张和官权收缩景观的又一证明。

《联合早报》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