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软肋:孩子见义勇为背后的胆小

http://www.mellnet.com    2008年09月20日 17:31    吴美花

文/吴美花(<;圣山报>;编辑部)


人性,顾名思义,指人的本性。在中国文化中,对人的本性,有人性本善论的观点,以儒家孟子为代表,也有人性本恶论的观点,以儒家荀子为代表。在我看来,论及人性,得以矛盾的心理去看待。荆岫之玉,必舍纤瑕,骊龙之珠,亦有微?,何况人乎?


凭某一时刻某一行为给某一个人的人性下定论,是偏颇的。况且善恶本共存,我们不能一概而论。我今天想谈的是,人性的诟病。我认为人性最可悲的诟病是盲目的追随大流,这是大多数人的软肋,而追随大流往往倾向于污流。


曾看到一新闻,大概如此:一小学生在公交车上遇到小偷,面对偷窃行为,小学生大声呵斥并制止,遭到小偷的报复,车上30余人竟有难得默契的沉默。当时看到此新闻,心中划过一丝凉意。如今当手指触摸键盘,已经很难表达心中的感觉,是愤怒,是失望,是压抑,亦或是悲哀。新闻中有一句话很是嘲讽,“曾经,孩子是需要我们呵护的花朵,而如今,当犯罪行为出现时,却需要由孩子来挺身而出。”


对这小孩我有崇高的敬意,试想,如果当时我们遇上这一幕是挺身而出与小孩并肩作战?还是保持缄默与大人们“明则保身”?也许车上的大部分人也曾有与小学生相似的无畏精神,只是当时他们遭遇的也是全场的缄默,所以此刻的他们选择了跟随大流。小孩的妈妈说,小孩本来很胆小,家里和学校都教育他要勇敢,要做个好人。现在教育该如何继续?当小孩懵懂,懂得肩负保护神的角色,保护一车的大人。然而全车的沉默把小孩所有的勇气、诚信与责任都扼杀了。作为大人,以后该用怎样的姿态、怎样的口吻、怎样的形象去教导,大人平时努力维护的自我的英伟姿态在那缄默中不攻自破。小孩在最初的采访中表示“下次遇到这样的事,我害怕站出来了”。新闻出炉,引起市民很大反响,小孩的勇敢得到肯定。媒体的力量最终给予了这起事件一个欣慰的结局。由于大多数的人肯定,小孩在后来的采访中表示“以后遇到,我还是会站出来”。是媒体挽救了一位即将奔随大流的小孩,让教育得以继续。


事件报导后,所有人都赞赏孩子的勇敢,孩子的勇敢成了他见义勇为的溯源。然而我认为所有人进入了思想的误区,主宰小孩行为的不是他的勇敢,而是他的胆小。所谓胆小,我认为是与怯懦是有很大差别的。因为小孩胆小,而平时受到的教育需要他做个好人,他胆小怕那一刻的怯懦会阻碍他做好人,做不成好人有愧于家人与老师平时的谆谆教导,所以他因胆小而鼓足勇气与小偷抗衡。曾听说有一监狱政委一生清廉,连其儿子结婚都相当低调,为的是避免上级的调查。这个政委是胆小的,因为胆小而清廉,可惜的是如此清廉的人竟没有实权因为他胆小,因为不敢与世人同流合污……


小偷猖狂,世人视若无睹是大流;贪官横行,官道趋之若鹜是大流。胆小的人往往怯于跟随大流,而愿意直面善性,对抗恶行。而所谓怯懦,我想我曾见识过了,不耻随大流亦罢,极其可悲的是,以随大流彰显其“睿智”。胆小与怯懦总是在关键时刻才得以区分。胆小之人往往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而怯懦之人往往平时狐假虎威,关键时刻摆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鄙人崇敬胆小之人、藐视怯懦之人。怯懦之人处于我鄙视的地平线,或低于地平线。奉劝世人远离怯懦之人,当越来越多的人接近他们,社会就越接近腐朽,化腐朽为玉帛,只使用于社会中的玉帛多于腐朽之时。当腐朽成为大流,玉帛只能于骇浪中挣扎,直至筋疲力尽。


人性善也罢,恶也罢,都只是个体,世间万物本该遵循其两面性,但当恶成为主流,所谓的人性也濒临毁灭,那时的人与牲畜如何得以区分……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