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念:举国体制,举起的是什么?

http://www.mellnet.com    2008年09月08日 8:24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特约撰稿人张念


都说中国体育遵循的是举国体制,有人反对,有人赞成,但反对无效。9月6日,中国的各大门户网站及重要报纸人民日报,刊登了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刘鹏的长篇访谈,刘局长坚定不移地宣称:“对于举国体制,我们的态度很明确,一要坚持,二要完善。”作为中央国务院直属机构,“我们”应该指国务院的态度,国务院是国家最高行政机构,那么“我们”代表的是国家意志??这国家意志是怎么形成的,其程序是什么?我们不得而知,后一个“我们”指的是不明真相者,反正“我们”总是被“我们”所代表。


刘局长这样概括“举国体制”:“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运动员在各类国际体育比赛中取得了优异的成绩,一条重要的经验是国家的高度重视和有效组织,就是集中有限的人力、财力、物力,最大限度地调动各方面的积极性,有效配置全国的竞技体育资源。我们将此形象地概括为‘举国体制’”。明白了,举国体制举起的优异成绩,俗称金牌。但刘局长进一步阐释:“美国实施阿波罗登月计划、航天飞机计划,欧盟实施阿丽亚娜火箭计划也采取了举国体制甚至是举盟体制。由此可见,举国体制并非我国所特有,而是世界上许多国家在一些重要工作、重大工程中普遍采取的一种行之有效、效率极高的体制。”非常有想象力的类比,看今后谁敢反对“举国体制”,就等于反对神五神六飞天。


举国体制还举起了政治利益,刘局长强调“体育的政治色彩淡,但政治功能强”。当然这里主要指的外政,他说体育能够“振奋民族精神、提高民族自信心、自豪感、凝聚力的重大作用和意义。”但内政功能呢?或者自信心,自豪感以及凝聚力的功能又是什么?


2001年北京申奥成功,当晚,有百万人上街欢庆,国家最高决策者出席中华世纪坛的庆祝大会,为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从邓小平时代的“振兴中华”到上个世纪90年代之后的“民族复兴”,从一个兴奋到另一个兴奋,为了兴奋而兴奋,但人们无权决定自己该为什么而兴奋,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你必须兴奋。


长期的无权状态,使得个人判断接近无能与无力。个人独立是一件可怕的事情,让自主思考处于瘫痪状态,这导致一种循环论证的局面,就像这次赛事现场的记者提问:拿到金牌高兴吗?答:高兴。问:为什么高兴?答:因为我拿到了金牌。集体主义所派生出的集体荣誉感还有其衍生物民族自豪感,是一种钟摆逻辑,它排除了第三种(另外)可能:不拿金牌,我也高兴。现代体育的宗旨是“费厄泼赖”(FAIR PLAY)??公平比赛,出自英国人的想法,他们自由市场的历史悠久,公平交易,遵守规则。既然“我家大门常打开”,“北京欢迎您”,迎来的是什么,如果是自豪感的话,关起门来,不更有自豪感,更自信,更豪气冲天,比如毛时代。这么多的“自”做前缀修辞,因此这荣誉观因自足自赏而古怪。


荣誉观也有时代性,比如欧洲封建贵族的荣誉观体现在决斗中,后来经济理性占主导,就放弃了这拿生命做赌注的荣誉观,因为如果你说为了某张商业订单,愿意献出生命,大家肯定认为你疯了。国家(民族)主义的荣誉观,一般体现在战时状态,因外族侵略而反抗,这样的荣誉观因当代依然有战争可能性而保留。当然这个世界也存在无条件反对一切战争的人,因为他们认为社会比国家重要,国家就是战争机器而已。社会意味着什么?社会就是你的日常生活,日常权利,日常理性,你是否生活得满意,你是否被某种强权所胁迫,你是否活得有尊严??荣誉好像总是能够最大限度得捕获人心,并出现在节庆场面,但一直HIGH,也是危险的。国家形象就是政府,对具体的每个个体而言,每个纳税人而言,个人、社会、与政府,三足鼎立,保证个人利益与公共利益以及各社会组织之间的利益平衡。如果按刘局长的“自豪感”而论,那么加大教育投入,提升全民素质,这个难道不让国人自豪吗?


据《南风窗》杂志08年15期报道:河北黄骅市南排河镇前徐小学,整个学校仅有一双跑鞋,鞋钉都快掉光了,每个孩子去参加运动会,体育老师张国忠都要去周边学校借跑鞋。看到这样的报道,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一点也自豪不起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