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急送陈平"休假":苦行僧企业家失意的2008年

http://www.mellnet.com    2008年11月09日 15:49    
陈平只是一个缩影。宅急送公司总裁陈平所怀抱的梦想和经历的痛苦,折射出了中国企业家群体今年的集体“失意” 宅急送遇到的危机是行业性的困境 CFP/图 硬汉休假 10月30日,当南方周末记者走进陈平的办公室时,他的办公桌上正摆放着一瓶“阿普唑仑片”,瓶身上写着“镇静,抗惊恐、失眠、焦虑、紧张和激动”。 他是宅急送公司的总裁,被业内视为“扛起了民族快递业旗帜”的“硬汉”。四年前,由于操劳过度患上了神经官能症。 他曾立下规矩,只要自己不在办公室,任何员工可随意进出总裁办公室并在总裁交椅上留影。曾经有一位销售员坐在总裁交椅上拍着陈平的肩膀开玩笑说:“你累不累?累就下去休息一下,这个位子我来坐。” 没想到,竟一语成谶。陈平桌子上的日程备忘录停留在了10月17日??“召开经营分析会,投资商到”,他已经半个月没来上班了。 一个月前,他曾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自己正“焦头烂额,心力交瘁”。那时,还没有从上市受挫中恢复过来的陈平刚刚遭遇一次引资失败,原本就因受到雪灾、地震、高油价等因素影响而惨淡经营的宅急送,跌入了“亏损上亿元”和“裁员数千人”的舆论漩涡中。 陈平也元气大伤,在半个月前将公司暂时交给自己的大哥陈显宝打理,呆在家里提前总结起宅急送和自己失意的2008年??跌跌撞撞的一年。 不过,在休假前的9月12日,陈平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裁员。只是,他给自己的裁员取了个不那么刺耳的名字“机构优化”。 被“优化”的员工大概3000人左右,其中70%是试用员工。另外30%是公司发展14年来积累的裙带关系户,这些人包括陈平、陈显宝和其他高管的家属。陈平可谓用心良苦,借大势解决了这个好多年想解决却一直没有解决的问题。 “公司目前的经营、资金和管理危机都已解决。如果明年经济形势好转,公司会有很好的发展,红旗一定会继续打下去。”宅急送公司副总裁熊大海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苦行僧的本命年 “毋宁累死,决不偷生。”这是陈平2004年病重时说的一句话。此次休假也是他创业14年来的第一次,和中国绝大多数企业家一样,他总是十余年如一日地为自己的生意打拼。 目前陈显宝已经由宅急送常务副总裁升任执行总裁主持工作,公司重大决策依然要跟陈平沟通,而陈平在休假期间也在思考公司的战略和发展。 49岁的陈平出生湖北天门,从部队以坦克兵的身份复员后前往日本留学。 陈平在日本打拼期间,租住的房子只有5平米,洗澡得到外面的公共澡堂,可陈平不舍得花钱,晚上12点打工回来,拎桶热水,穿个大裤衩,钻到小胡同的最深处,黑乎乎的就开始洗澡。陈平正哗啦哗啦洗得痛快,突然扑通一下,一块大石头砸下来,是隔壁住户的抗议。“日本老下雨,下雨我就跑出去洗,那个下雨的声音遮住了我的洗澡声,所以那些日本人听不见。”陈平曾对南方周末记者回忆说。 从行业地位来看,宅急送是仅次于顺丰的民营物流快递公司,综合实力排在中国邮政EMS、中铁快运、顺丰和民航快递之后。 但与同行的老板们相比,陈平平时生活节俭,过着苦行僧般的生活,衣服从来不买名牌,兰州拉面是他出差时的最爱。 在外面点菜吃饭,他从来都不留盘子,不挑食,湖北老家人都笑称他是“潲水缸”,肚子里什么都能装。《宅急送简报》编辑韦灯明告诉本报记者,包括他在内,公司很多员工都害怕跟陈平一起吃饭,因为他极其反感浪费,总是要求别人把桌上的饭菜消灭精光。 常年的玩命工作让陈平的身体严重透支,患上了神经官能症,那次大病之前陈平七天七夜没有睡一秒钟,大病让陈平一下瘦了18斤。 泰康人寿老总陈东升是他二哥,他得知陈平患病后,给他送过一张北京最豪华高尔夫球场的VIP卡,让他进行“高尔夫治疗”。他舍不得用,找到了北京最便宜的位于廊坊附近的东方大学城高尔夫球场办卡。 2007年是陈平48岁的本命年,很多人都把过本命年形容为过人生的一道坎儿。当年8月14日,陈平的上市梦想被迫暂停,这一天,陈平“暴跳如雷”,“几次三番落泪”。此前,他已经拿到了证监会的上市受理批文,上市工作正在有条不紊地稳步前行。但一起“熊猫案”打断了上市步伐。 事起2003年,上海银行外滩支行与江苏天创通讯公司签订2亿元的贷款合同,约定天创公司以价值4亿元的40万台熊猫牌手机做质押担保,宅急送作为物流仓储承运商负责保管该批质押货物,但此后天创公司因没有按时还款被告上法庭,而宅急送因不明就里将手机作为普通货物发货,法院一审判定宅急送对40万台手机负保管责任,赔偿5254万元。虽然此后宅急送在二审中胜诉,但上市计划却因此被意外打乱。 而上市中止前一个月,南方周末记者还在宅急送的上市静默期跟陈平有过一次深谈。当时的陈平意气风发地对本报记者说:“你买股票了吧?我劝你到时候也买买我们宅急送的股票,肯定让你发财。” 2008年2月大年三十晚上,韦灯明给陈平发短信拜年,陈平回短信说自己正独自一人在海南的沙滩上冒着细雨漫步,思考宅急送的出路。那时正值南方雪灾天气,陈平前往南方几个分公司视察督战。2008年春节陈平是一个人在海南度过的,他称其为“独自的漂泊”。冒着细雨走在空旷的海边,到达海南后就蓄起了胡子。“他跟我说,自己一个人闷在宾馆好几天,实在忍耐不住到海滩边走走。那时候我们都在吃年夜饭。”在韦灯明看来,在公司内部威信极高的陈平,内心其实是一个孤独的斗士。 陈平曾对本报记者说,自己留过二次胡子,都给自己带来了好运,不过这一次,运气并没有再眷顾陈平。 失意的2008 公允地说,宅急送遇到的危机是行业性的困境。物流快递业被当作是宏观经济走势的晴雨表,受经济形势影响敏感度高。资金紧张和亏损并非独宅急送一家,而是今年快递业的普遍现象,今年的大冰灾,大地震,高油价,及新劳动合同法下的人力成本等不可抗拒的外因让顺丰也在亏损,甚至联邦快递也在裁员。 今年以来,金融海啸席卷全球,中国经济形势严峻,全国已有67000家 中小企业(行情 股吧)倒闭。这对一半多业务为企业客户的宅急送来说是致命打击。东莞很多制造企业跟宅急送合作非常多,但随着东莞的产业调整,加工企业减少,宅急送的收入也跟着急速下滑。在东莞,往年宅急送每个月都要收获700万元以上,今年下降了将近一半。“东莞只是一个缩影。宅急送在广东的布局重点城市深圳、广州、珠海都是一样。”熊大海无奈地说。 对陈平来说更难应对的是天灾和奥运会等非经济因素造成的影响。 宅急送发货以地面班车为主,大雪灾造成宅急送在南方多个省份收取的货件无法发出,而发往这些省份的货件又无法进入。陈平不得不采取昂贵的航空运输渠道。 “以往的航空垫付一公斤4.5元左右,雪灾时达到20元,但从客户那的收费是5-6元,为了保住客户和品牌,只能亏着做。”熊大海说,往年年底到年初的几个月,业务增长率都在45%左右,雪灾期间却出现了负增长。 雪灾过后即是四川汶川大地震。整个5-6月,西南和西北地区连续发生多次地震,宅急送的货件再次遇到了大雪灾期间“货出不来也进不去”的尴尬。公司的很多资源被免费征用,很多机场的摆渡货车都由宅急送供应。四川、重庆、甘肃和陕西等灾区的收入严重下降,其中成都地区的业务量减少了60%左右。 在支援灾区期间,很多同行在提供货车资源和运输第一笔救灾物资时,就开始私下记账以便灾后当做申请政策补助的依据,而“傻乎乎”的陈平在这块是“一笔糊涂账”。 为了化解宅急送的风险,避免对企业客户的依赖,陈平决定加快从原先以企业客户为主,转向“做老百姓的零散生意”的转型步伐。这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企业客户业务的萎缩,但远不足以彻底解决问题。 转型做零散,必须具备强大的网点。为此,宅急送加大了网点的建设,仅北京地区就由30个扩大到130个。陈平曾判断快件业务能有45%的增长速度,但实际只达到了15%,这是一个可怕的结果。 “当时是按照国家正常的经济运转来做预测的,但没想到形势会这么糟糕。”熊大海说。 北京奥运会前后,7个奥运城市交通被严格管制,这些城市都是宅急送创收比较高的城市。往年的7-9月份都是物流业的黄金月份,但整个行业在奥运年却斩获无几。 实际上,陈平本可迎来他很不顺利的本命年后的一个好的新局面。上市受挫后,陈平在今年年初曾与美国私人股权投资华平投资达成协议,由华平注资3亿元,并于今年5月正式签约。但因该投资公司分期注资的方案在商务部审批受阻,加上美国次贷危机(聚焦美国金融漩涡)的影响,华平在全球范围内收缩投资,3亿元最终落空。 最要命的是,上半年以来,陈平按照华平3亿元的投资方案规划改革,招人买车,人员从1月份的9000人激增到7月份的近2万人。由此,新劳动合同法让陈平成本大增。之前宅急送的用工成本占据收入的35%,然而在7-9月份这个数字高达51%,随着新劳动合同法的实施,过去能够打擦边球的用人模式无法继续。整个第三季度对陈平来说是“黑色”三个月。 另一方面,几个外资企业在2008年对中国市场疯狂打压。国际快递巨头的大量资本进入,也利用降价来抢夺市场,如联邦快递大幅降价,以亏损来争夺国内市场。“很多事情搁在往年无足轻重,但放在特殊的今年就显得格外有份量,一根稻草在今年真的可能压死一匹骆驼。”熊大海说。 急剧的战略扩张和网络建设使宅急送的资金链一度紧张。终于爆发了9月中旬的裁员。不过,接近陈平的人士对南方周末透露,陈平将在3个月后复出。 在离开陈平办公室时,记者看到了墙上挂着的一个搬运工送给陈平的八个大字“苍山如海,残阳如血”。字幅的旁边放着一辆坦克模型、一架飞机、一座华尔街牛雕塑和美国联邦快递的货车模型。这些代表着陈平所有的梦想??飞机上天,股票上市,做中国的联邦快递并跻身世界500强榜单,以及他作为一个坦克兵的宿命??一直向前冲。 (本文来源:南方网 作者:谢鹏) (本文来源:南方网 )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