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根生进退

http://www.mellnet.com    2009年07月22日 15:25    仇勇 鲁伟

 在中国,消费者对丑闻遗忘的速度和当初愤慨情绪的汹涌速度一样,都快得令人吃惊。在三聚氰胺风波爆发10个月后,眼下的中国乳制品市场销售状况已恢复到去年同期的八成左右。“消费者对三聚氰胺的恐惧消失了。”中西部奶业协会秘书长王伟明对《环球企业家》说。与去年9月时6港元多的股价相比,蒙牛乳业(02319.HK)如今已经上涨了2倍。

但牛根生似乎仍有些难以释怀。

这位蒙牛乳业的创始人看起来还未从那场乳业危机和今年2月特仑苏风波的阴影中走出来,在隐匿半年多后,他出现在7月7日“中粮入股蒙牛媒体沟通会”上,神情落寞,有些刻意为之的低调。此前一天,中粮集团联手厚朴基金宣布以61亿港元成立新公司入股蒙牛乳业,交易完成后,新公司将以20.03%的股份成为蒙牛乳业的第一大股东。在回答了几个公开提问后,牛待发布会结束即匆匆离去。

牛根生随后拒绝了《环球企业家》的专访要求。“我再也不会接受记者的采访了。”在电话中,牛对本刊记者说,“这次我感受最深的一件事就是,你们记者写99篇正面报道也出不了名,写1篇负面报道就出名了。这不怪你,这是记者的职业问题,我理解。”

声誉的修复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早前,一位中国商界著名领袖曾在一个非公开场合批评牛根生过于高调。“牛说得太多了。”他告诉《环球企业家》。

此次交易可视为牛根生的一次不错的自我拯救的机会,市场普遍认为,中粮的大型国企背景将成为蒙牛今后的有力“靠山”,同时,牛根生亦实现了某种程度上的“退出”—交易完成后,牛根生个人、“金牛”和“银牛”(由牛根生及亲近人士等持有的两家在英属处女群岛注册的公司)在蒙牛乳业里的持股比例合计下降8.97%,只剩11.85%;“老牛公益事业发展促进会”更是实现完全退出。

在某种程度上,这真是一个聪明的交易。“引进投资者既解决了蒙牛乳业的资金困境,也为他退出蒙牛乳业创造了条件。”奶业专家、原中国奶业协会常务理事王丁棉对《环球企业家》说,“争强好胜的牛根生有可能会另起炉灶。”

走为上?

无论如何,度过劫波的中国乳品企业为投资者提供了一个在合理估值区间买入的机会。据悉,在乳业危机发生后,曾有不少投资基金接触过包括蒙牛、伊利在内的中国乳业公司。政府对该行业加强监管的努力在客观上会加速淘汰那些弱小的竞争者,从而让乳业巨头处于更加有利的位置,也将保护资本回报水平,这对投资者来说颇具吸引力。

“我们是一拍即合。这不是勉强的交易。”在媒体见面会上,中粮集团董事长宁高宁称,“我和牛总第一次见面就有了框架,再见面就有了细节,再见面就签字了。”中粮集团战略部总监马建平向《环球企业家》透露,谈判始于今年3月份,期间双方谈判数次,也曾有反复。

简单的“一拍即合”背后,复杂的资本交易并不能就此厘清。“在某种意义上说,厚朴成为了中粮的一个‘杠杆’,帮助它用不到第一大股东的粮草打下了第一大股东的江山。当然反过来中粮也为厚朴提供了一个退出机制。”易凯资本CEO王冉(博客)评价。类似这样的并购模式已在多宗中国企业并购案中出现,比如华为与贝恩资本发起的对3Com的收购。但同时,这样的合作模式也为这宗交易的未来走向增添了谜团—若厚朴基金与牛根生联合,则可以轻松超过中粮在蒙牛乳业中的所持股份比例。这让牛根生处于一个相当有利的位置上:进,可重新实现对蒙牛乳业的控制;退,则可轻松脱手套现。

牛根生否认蒙牛此次引入新股东是因为资金困难,但王伟明认为:“说蒙牛乳业‘不差钱’,这肯定是在掩盖。不过现在看来,引进投资者后,蒙牛乳业最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三聚氰胺风波和特仑苏事件令蒙牛乳业元气大伤,导致其销量恢复速度比伊利和光明都缓慢,“蒙牛乳业的资金缺口在20亿至30亿元之间。”王丁棉估计。

一个核心疑问是,牛根生会就此放弃对蒙牛的控制权吗?中粮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变蒙牛?宁高宁坦言,中粮集团未来不会参与蒙牛乳业的具体经营管理。交易完成后,中粮集团将获得三个非执行董事席位,现有的五位执行董事席位也减至三位,依然由蒙牛乳业现任管理层来担任。厚朴基金将派出一位代表担任非执行董事。“中粮集团会紧紧依靠蒙牛乳业发展乳业市场,没有更多的战略。”宁高宁说。

事实上,虽然在表面上牛根生实现了股权减持,但很难说其在蒙牛的个人控制力会被削弱。特别是,蒙牛奶源的主要供应商现代牧业集团,正是由牛根生及蒙牛前高管投资和控制。该公司于2005年在安徽省马鞍山市注册成立,目前在全国已建成现代化牧场7个,正在建设的牧场有4个,并企图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奶牛养殖企业。去年9月1日,KKR和牛根生的老牛基金联合向现代牧业投资2.5亿美元,今年6月,KKR又追加投资0.5亿美元。牛根生此次从蒙牛套现的大部分资金,很可能将继续投向该公司。

“交易完成后,牛根生完全可以东山再起,将资金逐步转移至现代牧业。”王丁棉说,“牛根生不会退出乳业市场,只是要退出之前乳业风波的漩涡。” (本文来源:环球企业家网站 www.gemag.com.cn 作者:仇勇 鲁伟)

Powered By Google